陷阱_和讯财政和经济_网易网,区块链风口真的来了

出于对技术的狂热崇拜和高瞻远瞩的思考,他们甚至一度动用了数百亿美金级的投资发射了数十颗卫星,并借此建立了覆盖全球通信的铱星通信系统——这个故事几乎让埃隆·马斯克身上的神话色彩都变得黯淡无光。

资本率先布局,区块链未熟先火。正如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一样,资本对于新技术的发掘能力总是快人一步。尽管区块链技术的母体虚拟货币由于诸多问题饱受诟病,但是它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却拥有一种颠覆传统的能力,更加能够进行比互联网更加彻底的去中心化,从而实现行业的再次进化。

这一看似逻辑合理的手段早在彼得·德鲁克的管理学中就已经有了另一种相近的表述方式:“淘汰自己,否则严酷的竞争将淘汰我们”。

区块链技术尚未获得正向的支持,始终让人对它的“合法性”产生质疑。尽管市场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追求和支持非常狂热,但是监管部门对于区块链技术始终都是一种相对较为审慎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存在势必会让人们对区块链技术的“合法性”产生质疑。反观,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却不一样,在很大程度上建立互联网社会已经成为一种国家战略。正是由于互联网的合法性地位,所以才有了互联网技术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发展。

“对于创新者来说,一切在旧环境中表现出色的人都是敌人,而那些有可能在新环境中表现出色的人,都是不温不火的捍卫者。”

互联网巨头们对于区块链技术的青睐让一场全新的颠覆行动已经开启,苦于在互联网落幕时代找不到新的发展突破口的人们在区块链技术层面找到了新的发展可能性,由此所引发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新革命正在来临。

几年前参加《荒野求生》的时候,李彦宏对着镜头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其实时时刻刻都蕴藏着危险,指不定出一个什么新的技术,就把你的公司颠覆掉了”。

资本的全力加入让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之际便已经开始火了起来,市场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追捧和拥趸开始造就一个类似于互联网的时代开始出现。尽管区块链技术在逐步行业都能够进行应用,并能够破解互联网技术无法破解的难题,但是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的现状依然是困扰其发展的关键所在。

只不过,不同的是,相较于美国市场的遏阻,国内的市场固化方式,更多的还是一种“开放式”的加入。

火爆之下隐忧依然,区块链真正成熟尚需时日

同样一句话,有人看出了时运的意义,有人揣摩到了勇气的价值,还有人赌红了眼、赌上了瘾。

互联网在改造外部行业的同时逐步与这些行业进行融合,最终沦为这些行业的一部分让它逐步丧失了原有的能量。行业开始呼唤新的技术手段来改造互联网无法改变的痛点和难题,真正将人们从移动互联网的泥淖中解放出来。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其破解互联网痛点的曙光,资本在市场当中的推波助澜更是将区块链技术开始更多地出现在人们的事业之中。

时至今日,伴随着企业竞争格局的愈发激烈,这种“自戕”性质的演进模式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企业领导者的认同,另一方面,以阐述“自我颠覆”为主题的创新论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加着。

互联网时代的行将落幕最终让市场对于未来的发展处于一种迷茫观望的状态当中,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恰恰让人们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一种新的发展方向。资本的加入、互联网巨头的入局让这种趋势变得更加明显,一个由区块链技术颠覆互联网技术的时代似乎已经来临。

“面对现实吧,此时此刻,就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某间车库里,一个创业者正在专心致志的铸造一颗子弹,那上面刻着你公司的名字。”

文\孟永辉

在美国的“车库贝索斯”们面临着行业巨擘们无情的封杀的时候。大洋彼岸的中国,一场关于“败局”的陷阱,同样在互联网行业酝酿。

京东结合电商、腾讯基于社交、美图源于人像……这些互联网巨头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依然是在自己的“舒适圈”里进行相关的应用,这些应该仅仅只是借助区块链技术在业已成熟的模式当中找到新的优化点,而没有真正对区块链技术进行创新。一直处于“舒适圈”当中让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始终只能在某个范围内适用,缺少一种真正突破的能力。

早在上个世纪的美国,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创建的电话电报公司,就曾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选择通过各种手段将录音机、电视机和传真机引进的时间大幅推迟,另一边,爱迪生的律师也在想方设法的阻止电影产业的兴起。

互联网的最大成功之处在于通过平台化运作实现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高效对接,减少了中间流通成本,提高了效率。而随着互联网技术逐步沦为一种基础设施,它在去中间化方面的能力日渐减弱,最终导致了资源配置效率不高、用户体验不佳等痛点的出现。

看起来,经历了硅谷式的“被颠覆”噩梦之后,基业长青的关键终于被来自中国的企业再度掌握,相比于资本主义式的垄断和扼阻,属于内地市场的这份秘诀简单而又粗暴:不要温和的走下牌桌。

继监管部门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之后,其相关领域的发展始终都处于一种相对较为低迷的发展状态,区块链技术作为数字货币的核心技术同样遭受到了诸多诟病。低迷的市场背后总是蕴藏着无尽的发展潜力,资本总是能够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发力,从而掘得市场的第一桶金。于是,我们看到众多资本开始发声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并通过投身其中试图找到增长突破口。美图此次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正是资本的力量投身区块链技术的最直接体现。

而在那之外,无论是安德鲁·克莱曼的《大失败》,还是尹敬勋的《28个顶尖企业的失败》,源自商业写作中的这场突然的“败者审视”浪潮,本意都在于通过研究反面案例来探索经济数字背后的规律,却在层层的传递之后,成为了一场爆发于商业领域的“成王败寇”论调。

rphan���Id��

在这基础上,属于摩托罗拉的悲剧命运则传达了一种更为伤感的论断:“一家企业从风光无限到濒临破产,这中间可能并不需要犯下任何的错误,只需要有一家比它更出色的公司出现。”

区块链技术尚未太多进化,单单基于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应用很难获得好的效果。尽管区块链技术能够带给我们很多想象,在金融、医疗、保险、社交、电商等诸多领域都能够获得应用,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区块链技术是一个产生于金融行业的存在,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将区块链的技术应用到了金融之外的其他行业,势必会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发生。

在最日新月异的互联网领域,拒绝颠覆似乎已然成为了一种原罪般的存在,每一个经历大加速时代价值理论洗脑的创业者似乎都相信,自己的企业生来就是为诸如“极致的创新”、“改变世界”这样的字眼而活着。

互联网时代的落幕让人们开始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而互联网时代留下的尚未改变的烂摊子迫切需要找到新的技术进行改造。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解决了人们目前的这个难题,于是,资本、互联网巨头、市场开始投身区块链,一场看似蓬勃发展的区块链经济由此开启。然而,由区块链自身的独特性又让其面临着全新的发展困境,最终导致了区块链技术真正成为风口尚需时日。

这之中,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专家吉姆·柯林斯和杰里·波勒斯在经历了数年苦心孤诣的科学调研后,终于相信他们找到了通向基业长青的道路,这些总结于18家平均年龄高达92岁企业的“经营秘籍”,被写入了他们1994年公开出版的《基业长青》一书中,以期能为所有的商业人士提供一种“一劳永逸”解决存亡焦虑的办法。

然而,尽管区块链技术并不好坏之分,但是由于市场对于区块链技术抱有投机心理,甚至还有人想要通过区块链大赚一笔,这种现象对于区块链本身的发展来讲并非好事。随着互联网时代的落幕,人们对于区块链投资的狂热最终让这个技术本身带有泡沫,未来随着更多人认识到区块链的技术,区块链技术在更多领域应用,市场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狂热还将持续,并最终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带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即使是在这一手机领域的传奇企业猝然垮塌的那一刻,履历表上,关于他们过往所缔造的种种历史依然熠熠生辉。作为美国股市长期以来的“排头兵”,他们的最高市值接近千亿美金,年营收额超过400亿美金,全盛时期占据了中国超过80%的手机市场。

互联网时代行将落幕,区块链时代正在开启

同样是对创新与守旧的描述,五百年前的古意大利历史学家,《君主论》的作者尼可罗·马基雅维利在书中描述的更为深刻:

正如所有市场或行业的发展成熟都会伴随着泡沫一样,区块链技术从萌芽到发展成熟同样需要经历萌芽、发展、爆发、调整、成熟的发展阶段。那么,当下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当真到了颠覆互联网技术的地步了吗?区块链技术真的已经发展成熟了吗?我看未必。

而时至今日,那些大型燃油汽车公司对特斯拉所做的事,几乎和他们的祖先对发明了交流电的尼古拉·特斯拉所做的如出一辙。

市场的狂热让区块链成为新的投资沃土。尽管区块链技术诞生于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受到很多方面的质疑,这让人们对于区块链技术多少会心生芥蒂。但是,区块链始终是一项技术,技术本省并没有什么好坏,如果我们只看到区块链技术诞生于数字货币就简单地将区块链划归为不好的层面,那么这显然是对于区块链认识不够全面造成的。

然而现实终究是残酷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书中列举的这18家存活了近百年的“高瞻远瞩”公司,近一半仅仅在20年后的今天,就已经不得不面临艰难求生的窘境。

图片 1

而在惨淡离场之后,这些曾经竞相追逐“风口”,最终只沦为了一个又一个的“互联网泡沫”。

美图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就是这种市场态势最真切的提现。根据白皮书显示,美图将会为用户创建一个去中心化、安全加密的身份通行证:美图智能通行证(MIP-Meitu
Intelligent
Passport),用户能够在区块链上用人脸特征作为密钥进行去中心化的用户身份验证(KYC)。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正在一步步照进我们的生活,并开始进行影响到我们日常生活的应用。

最终,迎接这一浪漫幻想的是残酷的现实。

市场的火爆往往能够掩盖事物本身的原有缺点和矛盾,当大量的入局者蜂拥而至留下的必然是庞大的泡沫。区块链技术当下的发展状态同样遭遇着同样的问题,尽管资本、互联网巨头、市场层面都对区块链持相对乐观的态度,但是真正距离区块链技术的风口尚需时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主要是由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而这一倾向的背后,是人们对于商业的天真观念,一部分笃信“败局焦虑”的人认为,通过衰亡恐惧的营造,可以激励企业不断的创新,从而优化市场的整体体验。

不断有投资界大佬发声对区块链技术进行肯定,实际上这是对市场发展方向的一种引导,正是因为他们的发声,人们才开始更加关注区块链技术,并开始探究区块链技术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资本对于市场天然的敏感度让他们总是能够在于市场整体热度开始萌发之前找到全新风口,区块链技术就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在《基业长青》出版后的第五年,加里·哈默尔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匆匆写下了那一段话:

互联网巨头积极拥抱区块链,一场新的颠覆之旅正在开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就将探索加密技术和虚拟加密货币在Facebook中的应用当做自己的年度挑战。微软、亚马逊、谷歌、IBM也都已经入场。

图片 2

尽管以京东、腾讯、美图为代表的科技公司结合自身的业务对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进行了拓展,但是区块链技术仍然是一种基于虚拟数字货币的存在。当下,很多公司对区块链技术的探索依然是基于数字货币的脉络进行的,这就让区块链尚未跳出自我的“舒适圈”,对于其发展并不有利。正如当初的互联网技术一样,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仅仅局限在技术层面,而不将其与外部行业进行深度融合,那么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势必将会困囿于一个相对较为狭小的领域之中。

当腾讯苦心经营的小程序最终被证明是一场“墙外的人想进来,墙内的人想出去”的围城式结局,当PC时代高呼“淘宝不会停下来等你”的阿里ALL
IN技术,当向来以低调示人的美团振臂高呼:“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的时候,偌大的中国互联网市场,还在晃晃悠悠记录美好生活的,只剩下张一鸣和他的抖音。

国外互联网巨头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加持开始让市场呈现前所未有的起势,而国内的互联网市场也不平静。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就提出了”区块链仅仅的核心不再技术,而在于商业逻辑的重构”的概念。京东则开放了区块链防伪追溯技术平台,腾讯则公布了《腾讯区块链方案白皮书》,试图通过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信息共享和隐私保护、共同决策与保护个体利益的双赢。

另一边,高速迭代的企业部件也催生了管理者们内心深处的“忒修斯之船”恐惧。

作为一种技术,区块链远远没有跳出原有的”舒适圈”。无论区块链技术的市场潜力多么巨大,它在改造互联网行业当中具有多么有效的效果,但是它始终都是一种技术,而且是一种诞生于数字货币的技术。区块链的这种特质最终让它的很多应用还停留在数字货币的层面,缺少与外部其他行业进行深度融合的能力,这无疑大大限制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

回望过去,强生公司前CEO拉尔夫·拉森在谈论企业如何面对未来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成长的本质是一场赌徒的游戏”。

每一个时代的开启都将会颠覆人们的想象,正如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我们对于它的质疑一样。区块链时代的来临有同样的发展脉络,当互联网时代给我们带来的美妙绝伦的晚霞逐渐隐去,遥远天际的那璀璨的繁星或许正是区块链时代来临的标志。

庞大的资本涌入背后,一个新兴的蓝海市场眨眼间就变成过度竞争的红海,但多数进入者都停留在商业模式的简单模仿和抄袭层面,而在产品打磨、用户体验提升、科技创新和模式深耕等核心方面却鲜有建树。

因此,从区块链技术当下的“合法性”地位上来看,它依然处于一个相对较为原始的状态。如果它始终无法获得一种“合法性”的支持,那么它就缺少了真正能够向普通民众进行推广和营销的根本,即使它能够为破解互联网时代的痛点和问题提供有益的解决方案,但是依然无法获得大爆发、大增长。

11月16日,据国外媒体报道,抖音的海外版短视频平台TikTok正在美国市场进行一项测试,允许一些视频创作者将电商链接添加到分享的视频片段中。

发端于区块链技术,并与外部行业能够有机融合,从而产生出新的技术,这或许才是区块链技术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仅仅只是将区块链技术看作是一种外部技术,而不同所在的行业产生联系,或许将会让区块链技术陷入到换汤不换药的怪圈当中。

“在对行业加速发展的趋势预测失败之后,它迅速从天下无敌变成了明日黄花。”

从区块链的进化程度来看,它依然处于一个相对较为初级的阶段。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只有结合与它产生联系的行业的特点创新出新的发展模式和逻辑,才能让它不再仅仅只是一种外部技术,而是变成了一个内生性的存在。比如,美图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中所提到的那样,美图借助海量的用户数据创新出了一种全新的智能通行证,用户借助这个通行证就能够实现身份验证。

在那之后,3M的“离经叛道”随之一发不可收拾,从开始的砂纸砂布,到世界上第一块交通反光标识,再到第一盘录音磁带,甚至于透明胶带、便利贴、美国登月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脚下的合成橡胶鞋底,也全部成为了3M的庞大的业务线之一。

另一边,源自BAT等互联网头部品牌的焦虑也在同样深刻的影响着这个行业。

遗憾的是,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的这一朴素愿望最终都并没有能够实现,后续的故事里,一家源自于芬兰的木材工厂的狂野崛起,迅速打碎了这一跨国巨头传承百年的美梦。

“庞大、耀眼、长盛不衰。”

这并不是中国人的一厢情愿,事实上,一则源自公司内部的调查也揭示了相似的信心:不少摩托罗拉的员工都坚信,自己一定能在这家企业奋斗一生并体面退休。

这之中,诸如“大败局”之类掷地有声的词汇,也都在向外界源源不断的强化着这一危险的倾向。

这一恐惧在3M公司的案例中体现的最为明显,这家2018年入选世界品牌500强第86位的商业巨擘,正如它的名字(Minnesota
Mining andManufacturing
Company)一样,最初只是由五个年轻人在明尼苏达州创办的一家采矿公司,像其他所有的采矿公司一样,这一企业最初的业务只是经营矿砂,不久之后,他们发现另一行业有着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随即转行做了砂纸,并大获成功。

最夸张的时候,美团CEO王兴在饭否上开玩笑说:“觉得区块链公司的前台小姐都比别的行业的好看。”

仿佛是在一夜之间,企业失败的标准从经营不善被拔高到了死亡,人们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企业是因为衰亡而失败,而不是因为失败才衰亡。

而这一黑色幽默的造就者,无疑是企业对于“衰败”这一命运发自内心的恐惧。

这是讲述“用户体验”经济的《感性商业》一书,对于摩托罗拉鼎盛时期的描绘。在本世纪初,这家电子产品领域当之无愧的世界级企业,一度被来自国内的工程师们誉为“外企中的国企”——尽管彼时资本市场里湮灭的优秀企业已经车载斗量,但人们还是热衷于相信有关这家公司基业长青的种种可能。

无论是2014年的移动支付,还是2015年的互联网+,亦或是2016年的
VR、2017年的人工智能、共享经济、区块链,资本的助推之下,众多互联网企业,通过“借鉴”和“抄袭”,将处在风口下的新业态借助于粗糙的低水平加工后,再快速地横向复制。

毋庸讳言,“活着”是企业众多目标实现的前提,但它绝不意味着企业经营的全部。

一家致力于采矿业务的公司,在“活下去”的愿景指引下,最终成为了生物服务类产品的制造商,这不能不说是一场关于“颠覆式创新”的黑色幽默。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数据告诉我们,今天,全球有超过50%的人每天直接或是间接的接触着3M公司的产品,从基业长青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正面案例。然而另一种角度来看,现今如日中天的3M,和当初那家专注于采矿事业的公司之间留存的关联,恐怕十分耐人寻味。

对于这一令人不安的描述,哈默尔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先开枪”。

但它最终还是无可避免的走向了衰亡。时至今日,这间曾被无数技术人员视为“精神家园”的企业早已分崩离析,它在人世间留下最后的惊鸿一瞥,也不过是英国学者罗伯特·科尔维尔的那句颇带“马后炮”色彩的墓志铭:

近五六年的时间里,“互联网+”在各个传统行业快速展开和推进,互联网企业扎堆“风口”的现象越来越呈现泛滥之势。

中国企业的“大败局”陷阱

这种加入模式还有一种更为通俗易懂的表述:追风口。

哈佛大学学者吴修铭甚至专门为这一现象发明了一个新的称谓:周期,意指那些创新型企业被同业者和垄断企业无情扼杀的过程。

庞大的焦虑感放大了这些巨头们的一举一动,互联网上,一场接着一场的“圈地运动”驱赶着新兴的创业公司寻找归属,迷茫的年轻人仿佛心理学中的“羊群效应”一样疲惫奔波于各个“投资未来”的战场。

摩拜单车一炮而红,数月之内催生了近百家全新的共享单车品牌,区块链技术大热,又是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金融机构打着区块链的名义大肆行骗。

这并不是资本市场上倒下的第一间跨国企业,但或许是最具有启发意义的一桩失败案例。在那之前,市场上关于企业生命周期研究的书籍可以说是汗牛充栋,无数商业学者前赴后继,只为揭开那些能令企业“长生不老”的秘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易记域名4166注册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