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网音信宗旨钢厂音信2017去生产才能率先枪打响,钢铁去生产技能加快带动

新年伊始,去产能两大行业之一的钢铁业打响了行动的第一枪。

岁末年初,钢铁业去产能大招频出,差别电价政策正在成为钢铁行业去产能破局的新武器。

岁末年初,钢铁业去产能大招迭出,包括价格、行政在内的措施多管齐下。

1月3日,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发布《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对钢铁行业实行更加严格的差别电价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阶梯电价政策,以进一步推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

国家发改委1月3日表示,发改委和工信部日前联合出台《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自1月1日起,对钢铁行业实行更加严格的差别电价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阶梯电价政策,提高钢铁行业高耗能成本。

近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联合出台了《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利用差别电价、阶梯电价等价格手段促进钢铁企业节能降耗技术改造,加快淘汰落后生产能力。

文件明确,钢铁行业限制类企业维持每千瓦时加价0.1元;淘汰类由每千瓦时加价0.3元提高至每千瓦时加价0.5元;未按期完成去产能任务的缸体企业每千瓦时加价0.5元。

其中明确提出差别电价主要针对三类钢铁企业:其中淘汰类由每千瓦时加价0.3元提高至每千瓦时加价0.5元;限制类继续维持每千瓦时加价0.1元;未按期完成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中化解任务的钢铁企业电价参照淘汰类每千瓦时加价0.5元执行。

“运用价格手段迫使违规产能退出,提高其生产成本,依靠市场竞争来出清低效产能,未来要更加全方位地化解落后产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上证报记者表示。

两部委提到,各地可结合实际情况在上述规定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差别电价、阶梯电价实施力度,提高加价标准。上述政策自2017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

根据长江证券的研究,高炉吨钢耗电约450度,同时按照行业自发电比例50%估算,若全部按照淘汰类产能来看的话,吨钢成本将增加约40元。对于100万吨级长流程钢厂而言,电费每提高0.1元将使得电费上升500万元以上。

与此同时,近一周内环保部、国务院等多部门接连通报并处理了一批钢铁企业违法违规行为。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目前国家一系列政策来看,2017年去产能政策力度决不会放松。

根据机构预测,此次价格新政,将直接影响超过1亿吨的钢铁产能。随着对淘汰和未完成去产能任务的钢铁企业实施更高的电价,利用价格杠杆,也有利于落后产能的加速出清。

长江证券认为,此次差别电价政策将会对电炉为主的钢厂产生较大影响,特别是没有自发电及主要依靠外购电的钢铁企业。如果该政策得以落实,对淘汰类企业的成本影响将较大。

价格手段:差别电价或是开场戏

但值得关注的是,差别电价并不是新措施,但实施十多年来,一些地方的差别电价仍然存在执行不到位
,地方政府的实施力度仍然是去产能的关键。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目前钢铁行业淘汰类装置共有44种,其中大多已基本淘汰,当前对钢铁行业主要涉及炼铁、炼钢和轧钢主要环节的90平以下烧结机,30吨以下转炉和400立方米以下高炉、工频和中频感应炉(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以及热轧窄带钢。

《通知》要求,自2017年1月1日起,对列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钢铁行业限制类、淘汰类装置所属企业生产用电继续执行差别电价,在现行目录销售电价或市场交易电价基础上实行加价,其中:淘汰类由每千瓦时加价0.3元提高至加价0.5元;限制类加价维持不变;未按期完成化解任务的钢铁企业电价参照淘汰类每千瓦时加价0.5元执行。

增加落后企业产成本

电价提高影响最大莫过于中频炉,其耗电量较大,在500-700千瓦不等,吨钢成本因此增加120元,电价提价后更加快了中频炉生产企业的退出。全国中频炉涉及炼钢产能约8000万吨,年实际产量4000-4500万吨。有钢铁行业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从中央到各个地方都在严厉打击中频炉。

“这次差别电价政策主要针对的是中频炉、感应炉等落后产能。分析师邱跃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淘汰类目录中,目前仍未化解的大多是中频炉、感应炉等。根据调研,全国中频炉产能约8000万吨,年产量4500万吨。

按照政策,淘汰类钢铁企业的用电成本每千瓦时将增加0.2元,没有完成去产能任务的将直接加价0.5元。限制类企业维持加价0.1元不变。

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方大钢铁旗下的钢厂时,生产车间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电价的成本往往占到了普通钢材价格的10—15%左右。”这意味着淘汰类企业的生产成本将出现较大增加。

根据目录,淘汰类包括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30吨及以下转炉和电炉(不含铁合金转炉和机械铸造电炉)、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等。

根据国家发改委在2013年公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将国内的各大产业按照产品、设备、生产线、工艺、产能、能耗等指标,划分为鼓励类、限制类和淘汰类。

机构在全国钢厂调研后认为,钢铁行业淘汰类差别电价提高对钢铁行业总体影响不是特别大,尤其是对大型企业基本无影响。但对于落后产能及小型企业来说的确增加了企业生产成本,降低了钢材价格优势及竞争力,其更容易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差别电价的深层意义在于加快淘汰落后产能,从行政到市场各个层面对落后产能进行打压。

“按照吨钢用电量来算,该政策可能会导致中频炉生产增加约120至140元/吨的成本。”邱跃成说,但是现在用作原料的废钢价格很低,中频炉生产成本只有2600多元/吨,电价增加之后,落后产能依然有成本优势。因此仅靠这一项价格政策并不会产生显著影响,未来如果配合水价、税收等综合政策的调控,能逐步缩小这些企业的生存空间,倒逼落后产能出清。

其中,淘汰类包括了44项内容,其中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200立方米及以下铁合金、铸铁管生产用高炉;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化铁炼钢;30吨以下的转炉和电炉等企业。

“运用价格手段迫使违规产能退出,提高其生产成本,依靠市场竞争来出清低效产能,未来要更加全方位地化解落后产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

行政手段:严惩违法违规行为

“电价的成本占到了普通钢材价格的十分之一左右。”张铁山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意味着淘汰类企业的生产成本将出现较大增加。

事实上,差别电价对于去产能工作中落后产能的挤出有较好的效果。但是根据近几年的实践来看,效果并不让人满意。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就此表示,目前的问题就在于差别电价在实施过程中一直做得不好。由于这些政策对高耗能企业抑制作用明显,对地方税收起到的影响也十分明显,可能会造成部分地区不愿意实施。

除了价格手段,钢铁供给侧改革的行政手段力度也被业内认为是史无前例的。连日来,环保部、国务院督察组的一系列通报和处罚彰显出国家化解过剩产能的决心。

根据统计数据,全国中频炉钢厂粗钢产能约为1.2亿吨,2016年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随着本次对钢铁淘汰类电价上调,这些钢铁产能的生产成本增加。

有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两部委已经密集配合,意图实现差别电价对钢铁落后产能的挤出,但是作为系统工作,在推进过程中还是要看具体的落实情况。

据环境保护部2017年1月1日通报,个别钢铁企业因未严格落实减排措施被严肃处理。

据了解,中频炉生产一吨钢铁的耗电量为600度左右,本次价格上调将每吨钢材的生产成本提升120元。耗电量越高的装置,电价成本也将更高。据了解,仅在河北唐山地区,450立方米以下的炼铁高炉有33座,涉及产能1716万吨;40吨以下的转炉有10座,涉及产能560万吨。这些都属于要淘汰的产能。

2016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通报了江苏和河北两家钢企违规生产、未批先建等行为,并对江苏省副省长和河北省副省长分别给予行政记过和行政警告处分。

根据长江证券的研究,高炉吨钢耗电约450度,同时按照行业自发电比例50%估算,若全部按照淘汰类产能来看的话,吨钢成本将增加约40元。对于100万吨级长流程钢厂而言,电费每提高0.1元将使得电费上升500万元以上。

此外,根据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有关部署,江苏省经排查,共发现“地条钢”企业63家,合计产能1233万吨,目前已全部整治到位。

长江证券认为,此次差别电价政策将会对电炉为主的钢厂产生较大影响,特别是没有自发电及主要依靠外购电的钢铁企业。如果该政策得以落实,对淘汰类企业的成本影响将较大。

下一步,国务院还将对落后产能开展专项督查和清理整顿。

中国的差别电价政策始于2004年6月,最开始在电解铝、铁合金、电石、烧碱、水泥、钢铁6大行业执行,对这些行业的限制类和淘汰类的企业用电执行相对较高的销售电价。其目的在于抑制高耗能行业盲目发展,促进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升级。

2006年,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将黄磷、锌冶炼两个行业纳入差别电价政策实施范围。

实施十多年来,差别电价的标准逐步提高,在2006年、2007年、2008年和2010年提高了四次,限制类电价由最初的0.02元上涨到0.1元;淘汰类由最初的0.05元上涨到0.3元。而此次差别电价加价,只针对钢铁行业。

钢铁差别电价执行不到位

中国人民大学曾经在2013年表发的《中国工业电力消费强度行业波动及差别电价政策效果》的研究中提到,在“十五”和“十一五”期间,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电力消费量分别增长120.94%和145.93%,高于制造业平均增长速度,其所占总制造业行业电力消费量的比重在执行差别电价政策期间亦呈增加趋势,这说明差别电价政策在该行业没有得到很好落实。

而执行不到位的主要原因在于,地方政府对高耗能行业采取电价优惠。

2007年,国家发改委和原电价会曾发布《关于坚决贯彻执行差别电价政策禁止自行出台优惠电价的通知》,其中提到,吉林、黑龙江、内蒙古、陕西等14个省还以实行发供电联动、协议供电、大用户用电直供、竞价上网等名义自行出台了对高耗能企业的优惠电价措施。

201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原电监会、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清理对高耗能企业优惠电价等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立即停止执行对高耗能企业实行优惠电价,严格执行差别电价。

虽然中央政府对高耗能行业的电价优惠三令五申禁止实施,但实际执行的效果仍然不理想。多年来,一些地方政府的依然没有停止电价优惠政策。

这在2016年9月29日云南文山州政府公布的一份回复文件中,亦能看到端倪。

有四位文山州麻栗坡县代表称,该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近年成功引进多户冶炼和采选企业,县政府与县电力公司共同协商制定了冶炼企业的电价优惠政策,一度极大地推动了全县工业经济的发展。2015年执行的冶炼企业电价为:丰水期冶炼企业用电0.26元/度,免收基本容量电费。

直到该县电力公司于2015年被南方电网收购整合,2016年及以后年度将无法继续实行上述电价优惠政策。

上述代表称,当前各种矿价大幅下跌,铁合金和工业硅生产企业如得不到电价优惠,就面临着停产关闭的困境,严重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就业稳定。随后,文山州政府回复称,云南省能源价格专项检查的重点内容之一就是高耗能行业差别电价是否执行,此次再出台电价优惠政策风险很大,要求当地企业采用市场化交易降低用电价格、减少成本。

何杭生认为,一个钢铁项目投资数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这些成为地方招商引资偏爱的项目。再加上各地对钢铁企业实施的包括电价优惠等优惠政策,“十二五”期间钢铁产能继续加速扩张,产能过剩问题也更加严重。

加快行业去产能速度

2016年中央将煤炭和钢铁作为去产能的两大行业。2016年10月底,钢铁行业已提前完成4500万吨的全年去产能目标。

虽然目标完成,但其实一些早已经关停、搬迁的钢铁产能,也计入了2016年去产能的范围,这些产能早已闲置,属于“无效产能”。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杭州钢铁集团,该企业的杭钢半山钢铁基地在2015年12月就熄火关停,但仍被列入到江苏省钢铁产能压减方案中。同样,江西萍特钢铁在2013年6月因为资金链断裂停产,也依然被列入江西省的去产能方案中。

所以,进入2017年,钢铁行业的去产能重任才刚刚开始。

在2016年11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有关部门负责人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到,虽然基本目标完成,但仍存在违规新增钢铁产能、违规生产等问题。

2016年12月底,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使用淘汰落后设备生产销售“地条钢”、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在没有获得批准的情况下新建钢铁项目,这两起干扰钢铁业去产能的违法违规行为被国务院查处。江苏省副省长马秋林行政记过、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行政警告处分。江苏、河北两省分别对111名责任人和27名责任人进行问责。紧接着,全国各地也加大了对违法违规新建钢铁项目和“地条钢”的整治。

何杭生告诉记者,2016年钢铁价格上涨,一些本应淘汰的企业重新开工。为了规避检查,一些企业白天停工、晚上开工。但是对一个工业企业,用电量是较难作假的数据。

在何杭生看来,本次针对淘汰类和去产能的钢铁企业的电价上调,将加大中小型钢铁企业的用电成本,企业利润收窄,这也是利用价格杠杆这样的市场化手段,来提升钢铁行业的去产能进度。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澳门官网4166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