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吐弃物能源化利用政研,建筑垃圾堆能源化现状及施行政策

日本是一个资源短缺的国家。由于资源短缺和处置废弃物所形成的公害,促使日本改变废弃物处置技术路线,大力推行清洁生产和循环再利用。为此,日本目前采取了以下对策:对一次性产品、过多包装产品予以严格控制,鼓励开发使用流通寿命长的产品;引导国民重新认识目前的生活方式,促使人们认识使用一次性产品所产生的恶果;开展普及教育活动,推进垃圾减量运动。如,大阪市每年9月份都要开展宣传活动,向100万居民发放介绍废弃物利用的宣传小册子。为了保证废弃物循环再利用,日本于1991年颁布实施《再生资源利用促进法》,对一些指定产品如金属饮料罐、塑料瓶、镍镉电池,要有易于识别的回收标识,强制回收。对造纸业、玻璃容器制造业,规定要将再生资源作为原料加以利用。为进一步推进容器包装的分类收集和资源化利用,1995年公布了《容器包装分别收集与再商品化法》,1997年又颁布了《容器包装再利用法》,对空罐、玻璃瓶、纸盒、塑料等7类包装容器实行强制回收。

建筑垃圾资源化现状及实施策略具体内容是什么,下面本网为大家解答。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政策研究具体内容是什么,下面本网为大家解答。

在日本废旧木材一般是指木材、建设等产业活动中所产生的加工残废材和建筑废弃木材。木材加工残废材的1996年发生量,按用途别分别为:用于木片加工的背板652万立方米,用于家畜厩料、燃料的木屑和树皮分别为515万立方米、217万立方米,用于堆肥•土壤改良的废材134万立方米。另外1997年胶合板工厂的残废材近240万立方米。建筑废木材的发生量1995年为600万t,2000年为500万t,均占同年建筑废弃物总量的6%。2004年的发生量达464万t。

伴随着工程建设的不断加快,建筑垃圾的产生量也在高速增长,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有关统计显示,在每万m2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600t。据有关部门预测,中国每年20亿m2以上的工程建设将持续10~15年,
同时每年会产生约6亿t的建筑垃圾。建筑垃圾主要是指工程新建、改扩建及危旧建筑物的拆除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弃物。主要包括建筑渣土、废砖、废瓦、废混凝土、散落的砂浆和混凝土,此外还有少量的钢材、木材、玻璃、塑料、各种包装材料等。建筑垃圾中的许多废弃物经过分拣、粉碎和筛分后,大多可作为再生资源重新利用,如砖、瓦、混凝土等废料可作为再生骨料重新利用;
废金属经分拣、集中、重新回炉后,可再加工制造成各种规格的钢材;废木材则可用于制造人造木材。其中废塑料、废金属、废竹木等已有较成熟的再生利用方式,且在建筑垃圾中所占比例很小,
因此通常所指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即是指废渣土、废砖瓦、废混凝土等的资源化。1
国外建筑垃圾资源化现状自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已把城市建筑垃圾减量化和资源化处理作为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之一。在综合利用建筑垃圾方面,日本、欧美、韩国一些发达国家开展较早,经过了数十年的发展和完善,在政策、技术和设备等方面均比较成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建筑垃圾处理厂具备1
200 t/h的建筑垃圾处理能力。1.1
日本因其国土面积小、资源匮乏,政府和国民非常珍惜和重视资源和环境保护。该国非常重视建筑垃圾的综合利用,将建筑垃圾视为建筑副产品和可再生资源。1977年制定了《再生骨料和再生混凝土使用规范》,并相继在各地建立了以处理混凝土废弃物为主的再生加工厂,生产再生水泥和再生骨料;1991年制定了《资源重新利用促进法》,规定建筑施工过程中产生的建筑垃圾,必须送往再生资源化设施进行处理;1994年日本国建设省制定了建设资源再利用推进计划和建设工程材料再生资源化法案,
提出了建筑废弃物再生利用率的具体目标,
要求将来建设工程实现废弃物零排放(Zeromission)。东京在1988年对建筑垃圾的重新利用率就已达到了56%,
目前很多地区建筑垃圾利用率已达100%,而且实现了永久循环、优先使用的目标。1.2
美国美国政府在1980年制定通过的《超级基金法》,明文规定:任何生产有工业废弃物的企业,必须对废弃物进行妥善处理,不得擅自随意倾卸。自1982年,在(ASTMC-33-82《混凝土骨料标准》)中将破碎的水硬性水泥混凝土纳入粗骨料中。1965年制订的《固体废弃物处理法》经过五次修订,完善了包括信息公开、报告、资源再生、再生示范、科技发展、循环标准、经济刺激、使用优先、职业保护、公民诉讼等关于固体废物循环利用的法律制度。1.3
韩国2003年12月颁布了《建设废弃物再生促进法》,2005年、2006年经历了两次修订,其中第4~7条明确规定了国家、政府、订购者、排放者及建筑垃圾处理商的义务;第21条规定了建设垃圾处理企业的设施、设备、技术能力、资本及占地面积及规模等许可标准;第35条规定制定循环骨料的品质标准及设计施工指南;第36~37条规定了循环骨料的品质认证要求及取消规定;第38条规定了义务使用建筑垃圾再生骨料的工程范围和使用量;第63~66条详细规定了违反该法不同事项下的罚则。2007年开始每5年建立再生计划,确定了提高再生骨料建设现场实际再生率、建设废弃物产生减量化、建设废弃物妥善处理三大推进政策,
当年建筑垃圾再生率即达到90.7%。1.4
欧洲国家为了鼓励私人投资垃圾回收利用行业,德国采取了一些政策性资助,如:对居民每年征收80欧元的垃圾处理费,其中60%用于扶持垃圾处理企业;德国政府在垃圾法增补草案中,将各种建筑垃圾组分的利用率比例作了规定,即废砖瓦为60%,道路开掘废料90%,并对未处理利用的建筑垃圾征收每吨500欧元的处理费用。芬兰政府到2005年每吨垃圾税增至30欧元,同时城市垃圾和建筑垃圾的利用率提高到70%。在瑞典,对随意倾卸建筑垃圾者的惩治性罚款,已由原来的每吨0.45美元增加到了目前的40.9美元。欧洲国家的许多城市只有收集垃圾的垃圾站,而没有垃圾堆放场,更没有填埋垃圾的地方,焚烧垃圾以及用垃圾填埋湖、河、海是绝对禁止的。2
国内建筑垃圾资源化现状2.1
建筑垃圾再生利用现状我国全国人大于1995年11月通过了《城市固体垃圾处理法》,要求产生垃圾的部门必须交纳垃圾处理费。2004年12月,我国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46条规定:工程施工单位应及时清运工程施工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物,
并按照环境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进行利用或者处置。2005年4月,我国建设部颁布了《城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第四条规定:建筑垃圾处置实行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和谁产生、谁承担处置责任的原则。规定还指出:“施工单位未经核准擅自处理建筑垃圾将被处以最高10万元罚款。但这些规定或措施可操作性有限,目前我国巨量的建筑垃圾,绝大部分未经任何处理,便被建筑施工单位运往郊外或乡村,
采用露天堆放或填埋的方式进行处理。这种传统的处理方法(露天堆放、填埋、焚烧等)不仅耗用了大量的耕地及垃圾清运等建设经费,而且给环境治理造成了很大的压力。2.2
建筑垃圾再生研究现状近些年来,我国一些地方政府,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科研人员和一些具有远见卓识的企业,
已经逐步认识到了科学处置和综合利用建筑垃圾对于节约资源、美化环境的重要性,以及对于促进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深远意义,看到了潜在的市场前景。相继开始对建筑垃圾的综合利用进行了许多探索性研究和一些有益的实践。代表性的研究和应用实例有:
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1997年承担了国际合作项目《再生混凝土集料和再生混凝土的性能与应用》、十五科研项目城市建筑垃圾在建材工业资源化技术研究、2002年科技部社会公益基金项目固体废弃物在水泥混凝土工业的资源化利用研究、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专题建筑垃圾的循环再生及其应用技术研究等;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从1992年开始进行再生混凝土的研究;2007年,作为第一承担单位进行了北京市、区两级重大课题建筑垃圾资源化关键技术与应用的研究,
目前已完成包括北京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政策研究,再生混凝土、砂浆及适用的外加剂等大部分内容的研究;2007年底完成了全国首座1
000m2全级配再生骨料现浇混凝土试验建筑的建设;2008年利用再生古建砖在崇文区前门大街完成了一个示范院的建设;完善了两条年产100万t建筑垃圾再生利用生产线和制品生产线;
2000年,秦皇岛冶金设计研究总院、河北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河北大学等7家单位合作研究了建筑垃圾的处理及再生利用研究课题;该课题对再生骨料的材性、再生混凝土的性能进行了较为全面的研究;对再生混凝土灌注桩进行了施工及性能评价;
同济大学等学校在再生骨料、再生混凝土领域也已做了较为深入的研究;2003年7月,同济大学利用废弃混凝土铺筑了一条再生路;
北京某环保建材科技有限公司利用废砖瓦生产再生砖,产品各项性能可与普通砖媲美,且可制成仿古砖的形式,在工程中使用效果良好;河北省邯郸市某生态建材有限公司是目前我国中等城市中科学利用建筑垃圾生产标砖和空心砌块最为成功并已形成一定规模的一家民营企业,该公司产品已经用于各类建筑。此外在四川、广西柳州、江苏泰州及厦门等地对建筑垃圾再生制品都有一定的研究和应用。3
国内外建筑垃圾资源化的比较3.1
法律法规方面关于建筑垃圾资源化先进国家一般其法律法规健全,对固体废弃物或建筑垃圾有专门的立法,且内容全面,涉及产生、收集、再生、应用的全部活动过程,如韩国的《建设废弃物再生促进法》、美国的《固体废弃物处理法》、日本的《资源重新利用促进法》等。我国在政策方面的研究起步较晚,虽然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法规,但其主要从环境保护出发,对资源再生等未有涉及。

在城市建设发展过程中,建设、资源和环保的矛盾日趋尖锐。建筑业是耗用自然资源最高的一个行业,我国水泥产量已连续19年位居世界第一位,目前约占世界总产量的1/2;为生产混凝土,我国每年要消耗砂石30亿t;砖瓦企业每年烧制标准砖7000亿块,取土14亿m3,相当于毁地100万亩。飞速发展的大规模城市建设对建筑材料的需求量十分庞大,而天然资源日渐短缺,如砂石料即是一种不可再生的天然资源。与此同时,城市建设过程中又会产生大量的建筑垃圾,如渣土、废弃混凝土、废弃砖瓦等。北京市是一个建筑垃圾迅速增加的城市,目前对建筑垃圾的处置一般是采用填埋或露天堆置的方式,如果现行的处置方式保持不变,北京市将被建筑垃圾填埋场所包围,或者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容纳这些建筑垃圾。因此无论从当前解决北京市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出发,还是从长远保证北京市建设工程所需砂石料的稳定供应来源、保护生态环境、坚持可持续发展的建设方针等方面考虑,大力发展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紧迫的。2
国内外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政策2-1
国外日本将建筑垃圾视为建筑副产品,对建设副产物的处理有一系列完整全面的措施、政策和法律。日本政府于1970年制订了《有关废弃物处理和清扫的法律》(称为废弃物处理法);1977年制定了《再生骨料和再生混凝土使用规范》;1991年制定了《资源重新利用促进法》,规定建筑施工过程中产生的渣土、混凝土块、沥青混凝土块、木材、金属等建筑垃圾必须由再生资源化设施进行处理;1994年6月制定了《建设副产品对策行动计划》,积极推进建设副产物再循环政策;1997年10月,修改《建设副产品对策行动计划》,制定了《建设再循环推进计划97》;1998年8月,建设省制定了《建设再循环指导方针》;同年12月,进一步修改了《推进建设副产物正确处理纲要》;2000年颁布了《建设循环型社会基本法》,修订了《废物处理法》和《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同年5月制定公布了《建设工程用资材再资源化等有关法律》(简称《建设再循环法》),6月制定公布了《推进形成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简称《基本框架法》)[1]。此外,2000年日本政府还颁布了《建筑废物再生法》,为建筑废物再生提供了法律依据。日本对于建筑垃圾的主导方针是:1)尽可能不从施工现场排出建筑垃圾;2)建筑垃圾要尽可能地重新利用;3)对于重新利用有困难的则应适当处理。日本通过相关法规的制定和实施,建筑垃圾的回收和再利用得到了有效促进。日本1995年建筑废弃物排出量及再生率如表1所示。其中土木工程主要是指大型公共工程,是国家行政主持的项目,要起到引导和表率作用,对废弃物的处理提出了明确的再生利用要求。建筑工程大部分是民间工程,很难组织和作出明确的规定,而且排出的废弃物种类多,数量少,混杂在一起,处理起来较困难,再生处理往往增加施工成本,因此再生利用率低。美国是较早提出环境标志的国家,美国政府制定的《超级基金法》规定:任何生产有工业废弃物的企业,必须自行妥善处理,不得擅自随意倾卸,这在源头上限制了建筑垃圾的产生量,促使各企业自觉地寻求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的途径[2]。北美洲1年要生成大约1-15亿t建筑垃圾,其中75%被回收利用,有许多建筑商甚至回收建筑垃圾的90%。美国的沥青路面热再生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在美国道路建设中,50%采用沥青混凝土再生材料,平均直接建设成本可下降20%以上,对能源利用和环保等方面产生巨大的间接社会效益。前联邦德国是世界上首个大量利用建筑垃圾的国家。在二战后的重建期间,循环利用建筑垃圾不仅降低了现场清理费用,而且大大缓解了建材供需矛盾。至1955年末,该国循环再生了约1150万m3废砖集料,并用这些再生集料建造了17-5万套住房。德国1996年制定了《循环经济与废物管理法》,该法规定对废物问题的优先顺序是避免产生、循环使用、最终处理,把整个消费和生产改造成统一的循环经济系统。德国政府在废弃物法增补草案中,将各种建筑废弃物组分的利用率比例作了规定,并对未处理利用的建筑废弃物征收存放费。德国现在有200家企业的450个工厂对建筑垃圾循环进行再生[1]。德国建筑垃圾利用情况如表2所示。丹麦在1989年与芬兰、瑞典等北欧国家实施了统一的北欧环境标志。丹麦政府非常重视建筑垃圾的回收利用,建立了一个以技术、科学和组织管理密切结合的联合系统,确保了对主要废弃物流动的控制和建筑垃圾的循环利用。丹麦采取对填埋和焚烧建筑垃圾的征税,确保了90%的建筑垃圾得到了重新循环利用。环保署(EPA)进行的一项分析表明,税收在建筑垃圾再循环方面起着主要的作用。从1987年1月1日起,分配到焚烧或填埋场的每t垃圾的税收约为5欧元。自采用废弃物税收以来,建筑垃圾循环利用的比例明显增加,如表3所示。到1999年,填埋税增加了900%,建筑垃圾循环率提高到了约90%[1]。英国政府在垃圾处理总战略讨论稿中,定下了2020年建筑垃圾为零的目标,如果生成垃圾为零的目标经论证不可行,则会退一步,把目标定在净垃圾为零上,也就是说,在一个项目中回收利用材料的数量应该等于生成垃圾的数量。英国全国拆除商联合会(NFDC)在2006年底对会员进行了一个回收利用的调查。该协会要求会员企业对2005~2006年度产生的2100万t建筑垃圾负责,事实上,在此期间产生的这些垃圾的90%得到了回收或者再利用。联合会的统计资料表明,英国的建筑垃圾中,16%用于填埋、25%运出工地用于其它地方、35%在现场破碎后使用、18%破碎后销售到其它地方、1%作为有害垃圾处理。2007年英国政府和有关方面开始讨论英国废弃物战略,最终将要达成一个行业的框架性文件。纵观欧洲,近10年来,建筑垃圾的一般回收率高达80%,甚至更高。2-2
国内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第一次将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发展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提出走可持续发展道路,制定21世纪议程,并将清洁生产作为21世纪议程优先发展的领域。中国政府积极响应大会号召,于1992年制定了《环境与发展十大对策》,明确提出新建、扩建和改建项目,技术起点要高,尽量采用能耗物耗小、污染物排放量少的清洁生产工艺[1]。1995年11月全国人大通过了《城市固体垃圾处理法》,要求产生垃圾的部门必须交纳垃圾处理费,但没有涉及到建筑垃圾的循环利用问题。1995年颁布并于2004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把建筑垃圾处理纳入到法制化管理的轨道,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城市建筑垃圾的管理,保障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原建设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制定发布了《城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国家经贸委以国经贸资源[2001]624号颁布了《关于转发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部分资源综合利用及其他产品增值税政策问题的通知的通知》,鼓励资源综合利用。2007年9月原建设部印发的《绿色施工导则》中提到,发展绿色施工的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与新工艺,大力发展建筑固体废弃物再生产品在墙体材料中的应用技术。3
北京市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现状1)综合利用率不高,环境压力重我国对建筑垃圾的管理缺乏针对性,有关部门对建筑垃圾也没有作出具体规定,导致我国建筑垃圾的回收利用率较低,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就被运往郊外,采用露天堆放或填埋的方式进行处理,耗用大量征地费、垃圾清运费等,同时对土壤、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目前,北京市建筑固体废物排放前的回收利用途径主要限于拆除垃圾和工程土方在建筑工地、道路、绿地和低洼地的回填。根据现场调查,北京市建筑固体废物的回收比率平均不到30%,远低于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水平。其次,北京市建筑垃圾回收利用主要集中在对废旧金属、钢筋等少数具有更高附加值废弃物的回收,相对来说,对含量较大的废弃物回收率很低,如混凝土。2)建筑垃圾产量大据测算,我国每年施工建设产生的建筑废料高达4000万t。2000年以来,随着北京申奥成功和奥运工程的相继启动,北京市建筑垃圾在2001年就已经到达了排放高峰期,当年总量达3300万t,而且近年来一直高居全国建筑垃圾排量首位。北京市的建筑垃圾是城市垃圾的3大组成部分之一,年产量约为同期全市生活垃圾量的7倍[3]。如此大量的建筑垃圾严重影响了首都市容市貌、百姓生活和生态环境。因此如何对这些建筑垃圾进行科学处置已经成为各级政府和垃圾排放单位面临的重要课题。

目前,日本森林覆盖率已经达到68%,但在废旧木材回收利用方面却高达82%。其中,2004年建筑废旧木材回收利用高达89%。其中,关键是有强有力的法规支持。在日本有关废旧木材回收利用的法规有《环境基本法》、《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废弃物处理法》、《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容器包装回收利用法》、《建设回收利用法》、《绿色购入法》等。其中规定产生废弃物的工厂有回收所产生废弃物的责任。对废弃物的保管、收集、搬运、再生、处理都有明确规定。回收渠道明确由市、县、村委会层层负责。对建筑废材必须由施工单位负责回收。

来源:食品土畜频道子站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易记域名4166am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