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标准投票重播,愿与联想共同拉动5G家产升高

针对“3GPP上有关5G标准,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一事,华为5月15日晚间再次发声,称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5月11日,华为曾公开发表过一次声明,称在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当时,联想方面已回应称,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5月12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朋友圈对“5G标准投票”发声,称“本就一个有关技术标准的投票,竟能在两年后硬给炒成一个爱国的话题。好吧,爱国,咱也绝对经得起考验!但问题是,如果真给技术标准贴上爱国标签,它还能够在国际市场上畅通无阻吗?”
以下为华为声明全文:
1、5G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各国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参与,3GPP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有全球500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参加,数万科学家、专家数年的奋斗,在为全球统一的5G标准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标准会持续演进,还需要更多的人、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2、LDPC码是1962年美国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Polar码是2008年土耳其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在此基础上数十年来几十家公司上万人进行了工程化研究。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在IMT2020推进组的领导下,华为公司参与了5G标准化研究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3、华为公司作为5G研究和标准的主要贡献者之一,愿意在标准化活动中,持续向产业链伙伴推荐、分享更多的创新技术,绝不敲诈其他任何公司或社会,在开放平等的合作中共同构筑健康的5G生态环境。

近日,网络上有文章翻出两年前5G编码标准投票的旧案,对联想集团在其中的表现提出质疑,这甚至惊动了74岁的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

陷“投票门”被迫辟谣,还被移出恒生指数成份股,联想最近有点烦

5月16日,已经不在联想集团担任职务的柳传志亲自撰文发声称,看到相关文章后,他向杨元庆和联想集团的多位高管,包括当时参加3GPP会议的联想代表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称,在整个投票过程中,联想集团代表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基本的,要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还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就是要注重大局。什么是大局?大局就是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

图片 1

“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在整个过程中,我个人认为,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柳传志在信中称,他还电话了华为CEO任正非,任正非也认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

成立于1984年,“奔四”的联想集团貌似遇到了“中年危机”。

那么,在2016年两次3GPP会议中,联想到底是怎么投票的呢?为何两年前的旧账会被重新翻起,还给联想贴上“卖国”的标签?

图片 2

图片 3

最近,由于两年前的一桩旧事,将联想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两年前旧案突然成了焦点

“在5G通信的投票上,因为联想投给了美国的高通而不是中国的华为,使得华为败北而归。”这一消息最近在网上广泛流传,而网友对联想的议论也接踵而至。随后,联想和华为也先后对此消息进行辟谣。

某知识问答平台上,有两篇质疑联想的帖子,题目分别是“如何看待5G标准上联想的投票”和“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发表时间分别是5月9日和10日,主要讲的是2016年10月份、11月份两次5G编码标准投票中,联想没有支持华为,而是站在华为竞争对手高通的一边。

图片 4

2016年10月份,3GPP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召开了RAN1#86bis会议,主要议题是对5G数据信道标准进行讨论。2016年11月份,3GPP又在美国召开了RAN1#87会议,主要讨论的是5G数据信道短码方案以及5G控制信道方案。

为何旧事突然在此时炒作了起来?那么当初的事情真相究竟如何?联想在当初的会议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5G通信的编码分为两种,一种是数据信道编码,一种是控制信道编码。

三次投票

在前述知识问答平台上,联想被质疑的焦点是在86次会议上的表现。有质疑者称,联想在数据信道短码表决上,没有投票支持华为的方案,联想与高通一起赞成所有数据信道编码都用高通主导的LDPC方案。还有人指责,在87会议上,联想没有支持华为提出的Polar码作为数据信道的短码方案,导致华为的Polar以微弱的票数之差输给了高通。

5G通信的投票发生在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计划)的会议之上。

虽然已是两年前的旧案,但关于联想在投票中表现的讨论,依然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

为确认5G通信在eMBB场景下的使用方案,3GPP共开了三次会,分别是在2016年8月、2016年10月和2016年11月。

5月11日,联想集团发布澄清公告称,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针对5G标准的Polar方案投票,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我们谴责任何造谣行为,也吁请大家切勿相信谣言。对于恶意造谣者,我们保留相关法律权利,依法追究到底。”

在这三次会议上,多方展开了讨论和投票,具体为对控制信道的使用方案、数据信道的长码编码方案和短码编码方案进行投票。

5月11日晚,华为中国区官方微博发文进行澄清。但华为也只强调了联想在控制信道方案上对华为的支持,并未提及联想在数据信道短码上的态度:“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基于广泛的性能评估和分析比较,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在2016年8月的第86次会议上,各方只是提出自己的提案,并没有进行投票。在多方的唇枪舌剑之下,一共有三种编码被提出,分别是LDPC、Polar、Turbo

联想和华为连续澄清和说明,未能平息质疑。于是,才有了柳传志的亲自撰文。

其中,LDPC由高通主导、Polar由华为主导、Turbo由LG主导。

5月16日,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发布《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
——致联想集团全体同仁的一封信》称,“近几天,我从朋友转给我的文章里注意到,突然出现了一些直指联想、用词相当恶毒的文章,甚至把’卖国’的帽子扣在联想身上,声音竟然越来越大,致使联想的声誉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这让我非常震惊!”

从技术层面来看,LDPC和Polar各有优劣势。相较而言,Turbo落后于前两者较多,因此被边缘化。

柳传志在公开信中要求,“联想的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全体同仁要积极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

从专利层面来看,LDPC的推出时间较长,技术也相对成熟,欧美公司掌握的专利也较多;在Polar技术上,华为掌握了较为核心的专利。

联想上下对这一事件的重视和紧张,可见一斑。

在2016年10月的第86次b会议上,各方对数据信道的长码使用方案进行投票。一共有4种方案进入最终抉择,分别是:全部采用LDPC、全部采用Polar、采用Turbo+LDPC、采用LDPC+Polar。

图片 5

在此次投票中,仅有华为自己支持全部采用Polar,多数的中国厂商选择支持采用LDPC+Polar,而联想及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选择了支持全部采用LDPC。

5G编码方案分三种

在长码上性能占优的LDPC“不出意外”地获胜了,被选定为5G
eMBB场景的数据信道的长码使用方案。

为何一桩旧案,会引发如此大的关注?

在2016年11月的第87次会议上,各方分别对控制信道的使用方案、数据信道的短码编码方案进行投票。

原因之一,当然是5G标准的重要性。信道编码是5G通信标准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对于芯片复杂度,终端成本,功耗,以及专利费用都有很大影响。所以各个公司都对此给予了很大关注,这牵涉到5G商用后专利费的问题。而且,掌握5G标准的主导权,对于相关产业的发展也意义重大。

这两次投票,联想及摩托罗拉移动均选择了支持Polar编码,但结果却并不同。

在 3GPP 制定 5G 标准的过程中,有三种编码方式被推出,分别为 Turbo code,
LDPC code, Polar code 。 三种码的基本情况如下:

在拿下数据信道的长码份额后,LDPC又拿到了数据信道的短码份额;在控制信道的使用方案上,华为主导的Polar最终战胜高通主导的LDPC。

Turbo code:3G和4G标准采用了 Turbo 码。Turbo码最初由法国人Claude
Berrou发明,但3G标准里最终采用的是以美国休斯公司(Hughes Network
Systems)为主导的方案。4G沿用了3G的编码方式。通过在3G、4G中的应用,Turbo
code技术变得非常成熟。但面对5G的高性能,尤其是高速率的要求,Turbo
code开始显得力不从心。

联想华为同辟谣

LDPC:由MIT教授RobertGallager在1963年的博士论文中发明,其基础专利早已失效。LDPC在上世纪90年代被MacKay重新发现,随后学术界和工业界都进行了深入的
研究,其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专利也比较分散。近二十年来被广泛应用于深空探测,
卫星和地面数字电视、WiFi、以及
HDD、SSD存储系统等,通过不同的设计优化可以满足各种不同的需要。

那么,在这三次投票中,联想起到了什么作用?

Polar code:这是由学术界最近几年升起的一颗新星,土耳其的Erdal
Arikan教授于2008年发明,是近年来信息论学术界在编码领域继LDPC之后的最大突破。包括华为在内的各大公司对Polar码也都有研究。最终华为在5G编码上选择了Polar方案。

据悉,3GPP中各厂商的投票权是以权重划分,而不是一个厂商一票,这一论点在数据信道的短码编码方案的投票结果中获得了证实。

据澎湃新闻记者从联想集团获悉,联想因为摩托罗拉移动对LDPC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产生和拥有40多个专利。
通过和谷歌公司的协议,联想获得了这些专利的保护,其中包括标准基础专利没有任何Polar
code专利。

会议记录显示,支持Polar编码的共有59家,包括华为、海思、宏碁、ADI、贝尔移动、博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联想、Marvell、联发科、摩托罗拉移动、努比亚、OPPO、东芝、vivo、小米、中兴等。

3GPP工作流程

而支持LDPC编码的共有33家,包括三星、阿尔卡特朗讯、上海贝尔、爱立信、英特尔、三菱电子、摩托罗拉解决方案、NEC、诺基亚、KDDI、高通、夏普、SK电信、NTT
Docomo、T-Mobile、Verizon等。

在讲投票之前,先来了解下3GPP的工作流程。

可以看到,这一轮投票中,支持Polar编码的厂商数量明显多于LDPC编码。但是,由于Polar编码的支持者所占的投票权重不够高,因此最终结果还是由LDPC拿到了数据信道的全部份额。

据了解,3GPP RAN1工作组负责无线接入网物理层设计,包括信道编码。
RAN1有一位主席和两到三位副主席。理论上主席应该公正公平,权衡各方利益,最终综合各个公司的方案,使之达成共识,推进标准化进程的顺利进行。会场讨论由RAN1主席或者副主席主持。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在技术层面,5G数据信道追求的是传输速率,主要都是大型封包,恰为LDPC的性能优势所在。而对于5G控制信道来说,本身传输的数据量小,比起速度更注重可靠性,Polar确实在这方面较为擅长。

每次工作组开会,针对既定的议题,各个公司都会提交自己的技术方案,以文稿的形式提交。由主席全权决定哪些文稿在会上宣读。主席对会场讨论的问题和方向有很强的引领作用。根据文稿和会场讨论情况,一个公司可以联合其他公司在会场上随时提出提案,并由代表们当场讨论。根据会场的情况,主席可以提出对一个提案进行正向表决或者反向表决,也可以直接提出问题和几个选项,要求在场的代表们当场进行表决。会场讨论只能从技术的角度进行,各个公司经常需要对某一项提案进行表态,当场表示支持或反对。所有技术性的讨论,无论是在一个提案上署名表示赞同,
还是对一个提案表示反对,都只是表示立场,都不是3GPP的正式投票,虽然现在外界把这个称作“投票”。

换言之,数据信道的长码编码使用LDPC,一方面是技术优势,另一方是大势所趋,联想起到的作用仅是“跟票”而已。

据了解,技术讨论表决的结果,并不根据对其支持或者反对的公司的多少做出最后决定。3GPP的工作方式是以达到共识为目的,甚至并不要求所有公司都对一个提案表态。一个提案得以通过,惟一的要求是没有任何公司反对,而不在于有多少公司赞同。如果一个提案即使只由一个公司提出,而没有任何公司反对,这个提案也将得以通过。相反,如果有一个公司反对一个提案,其他所有的公司都支持,按照3GPP的章程,这个提案也不会通过。

而在战况焦灼的数据信道的短码使用方案投票中,联想及摩托罗拉移动是投了Polar,但因为所占的权重不高,所以未能影响投票的结果。

因此,各个公司为了使自己的方案通过,经常会在开会现场对自己的方案进行修改,与其他公司的方案融合,共同提出新的、符合更多公司利益的提案,以期得到更多的支持,而更重要的目的是减少对这一提案的反对。会场上对于一个提案感兴趣的公司都会发表自己的看法。有些公司因其技术实力强大,技术方案更先进或者更全面,或者由于在3GPP的影响力,其观点更有说服力,他们的意见会得到更多公司的尊重;而技术实力薄弱,
或者在这个领域根本没有技术的公司,人微言轻,他们的意见也无足轻重。单纯从一个提案得到的支持或者反对的数量来看,说明不了问题,也没有什么意义。而绝大多数公司,考虑到自己的形象和以后在3GPP里面的其他工作,也不会在一个提案获得了绝大多数公司的支持的时候,独自坚定地进行反对,以免引起众怒,让日后的工作变得被动。

虽然联想此举并未影响最终结果,却成为此轮质疑的由头。

华为的polar码主要贡献者万蕾博士曾经在2016年11月87次会后针对3GPP的流程也发过言。“参与其中,深刻理解这只是3GPP作为国际标准化组织为电信产业贡献的又一个5G特性,这里是业界众多公司的共同贡献。技术是没有国界的,3GPP之所以成功,就是归功于它的国际化,它的罗马论坛式的技术辩论是推动技术优化趋于完善的核心机制。NR信道编码机制LDPC+Polar的决策是5G标准的一个里程碑,进一步巩固了3GPP全球5G统一标准的地位,夯实了产业运营商、网络厂商、芯片和终端厂商各方共同合作的决心。衷心祝愿3GPP的全球化的民主精神源远流长。”

为追求事情真相,《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华为和联想,双方分别给出了如下回应。

RAN1工作组一年有6至9次会议。每次会议为期五天,
会议进行时由主席实时更新并全程公开主席记录(chairman’s
notes)。主席记录为会议正式文件,每天都上传到会场的内部网上。会议结束后上传本次会议的最终版本。

联想表示,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针对5G的Polar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我们谴责任何造谣行为,也吁请大家切勿相信谣言、对于恶意造谣者,我们保留相关法律权利,依法追究到底。一直以来,联想都非常支持中国5G技术的发展,未来也会为推动5G技术和相关产品的研发而继续努力。

2016年RAN1主席是日本DOCOMO的Satoshi
Nagata,但主持编码方案讨论的是Alcatel-Lucent的副主席Mathew
Baker。此人是RAN1里最资深的人士之一,曾担任RAN1主席,在3GPP的经验非常丰富,可谓老谋深算。

图片 6

86次会议

而华为则表示,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基于广泛的性能评估和分析比较,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利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至此,5G信道编码技术方案完全确定,其中Polar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LDPC码作为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

在3GPP进行5G标准化的进程中,关于信道编码方案最重要的决定,是在两次会议上分阶段作出的。

图片 7

先说2016年10月,在葡萄牙里斯本举办的86次会议。

联想的掉队

5G系统包含了三种设计场景,各自都需要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编码。里斯本86次会议只对eMBB场景下的数据信道编码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在这次会上有三种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备选,分别是LDPC方案,Polar
code方案,和LDPC+Turbo
code的组合方案。每个方案都有多个公司支持。会议开始,随着技术方案的陈述和讨论,大家都提出了自己的提议。

除了被质疑“背叛”华为,联想集团近日还再次被踢出恒生指数成份股,可谓是陷入在水深火热之中。

根据3GPP的记录看,支持LDPC方案的阵容最为豪华。此提案由三星牵头,包括三星、高通、诺基亚、Intel
这样的通信技术强大的供应商,也包括SK、 KT、KDDI、 Verizon
等运营商。联想、摩托罗拉移动、阿朗-上海贝尔也在LDPC队伍里,一共有29
家公司共同签署了这个提案。

2000年,联想集团首次入选恒生指数,2006年因不达标被剔除,2013年3月第二次入选。近日传出消息称,从6月4日开始,联想集团将被从“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中剔除,由石药集团取而代之。如今又一个五年过去,联想集团为何再次被恒生指数抛弃?

Polar 方案
由华为牵头
,以中国公司(包括中兴、信威、普天、小米、OPPO、vivo、Coolpad、展讯等)为主体。其中在编码方面技术积累较深的公司有华为、
中兴、MediaTek。还包括了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以及中国台湾的中华电信、德国电信等运营商。一共27家公司签署了此提案。中国移动并没有支持这个提案。

图片 8

LDPC+Turbo组合方案,采用LDPC和Turbo
code的组合。此提案签署的公司最少,由Ericsson、LG、NEC、Sony、Orange等7家公司联名签署,主要是日本和欧洲的企业。

根据恒生指数成份股名单及编制方法,入选恒生指数成份股的股票必须属于占香港联交所所有上市普通股份总市值90%的排榜股票之列、在成交量上必须属于占联交所上市所有普通股份成交额90%的排榜股票之列,且必须在联交所上市满24个月。满足以上条件的个股进入初选,然后再以公司市值及成交额排名、市场代表性等指标最终选定。

上述这三个方案是最开始的原始方案。这是一次正向表决
,即只记录对各个方案支持的公司。由于各个公司彼此互不相让,这次表决哪个提案也没有出线。

截至5月15日收盘,联想集团的总市值仅为464亿港元,在50只成份股中位于最后一名。事实上,联想集团的股价自2015年5月达到历史最高价后,就开始持续不断地下跌。

联想称,第一轮投票之所以支持LDPC方案,是出于对LDPC方案技术能力和成熟度的认可,以及专利方面的考虑,“摩托罗拉对LDPC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产生和拥有40多个专利。
通过和谷歌公司的协议,联想获得了这些专利的保护,其中包括标准基础专利
”,“与Turbo和LDPC相比,Polar code显得不够成熟。在 5G
之前,还没有被商业系统采纳的先例。 ”

根据联想集团最新的2017年第三财季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7.19亿美元,同比增加3.04%;净利润为-2.22亿美元,同比下降151.85%。

由于各个公司对三个提案意见各异相持不下,无法达成共识,第一次表决没有产生任何决定。

公告显示,第三财季,联想集团在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的收入同比上升8%至92.5亿美元,占比约72%。然而该业务税前利润同比下降3%至4.16亿美元,税前利润率同比下跌0.5个百分点至4.5%。

这时,由中兴牵头提出了一个LDPC+Polar 的混合方案,
以数据信道数据块大小分为长码块和短码块,其中数据信道长码块用LDPC,数据信道短码块用Polar
code。这是第一次提出长短码概念,之前并没有。自始至终,长码短码的概念仅限于数据信道,不适用于控制信道。

移动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5%至20.76亿美元,占比约16%,税前利润为-0.92亿美元。

不过,中兴这个提案没有得到通过,但在主席的记录上并没有显示出有哪些公司反对。

在前三财季,联想集团在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的收入略有上升,而移动业务收入和数据中心业务收入均有所下降。

此时,会议主席主动询问了各个公司的意向,是否愿意接受在数据信道里同时使用多种编码方式,是哪个编码方案或者哪些方案的组合。这只是主席对各个公司态度的一种试探,可视为一次意向性表态,没有正式的提案。

然而,市场调研机构IDC和Gartner
2017年的PC报告显示,惠普2017年的计算机出货量超过了联想,重新夺回了全球最大PC生产商的称号,这也是联想自2013年后第一次跌至第二位。

联想在内部调查报告列出:“爱立信、索尼、夏普、诺基亚、阿朗上海贝尔、三星、英特尔、高通、
Verizon、 KT、 IITH、 IITM、
Fujitsu、KDDI、华为、联想、摩托罗拉移动都表示,数据信道只能使用一种编码方式,其中只有华为一家支持Polar
code,而其他各家公司都支持 LDPC。 ”

此外,根据调研机构GFK发布的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调研报告,联想去年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10名中垫底,出货量仅为179万部,同比下降接近60%,市场占有率仅为0.4%。

联想称,出于对两种码的顾虑(手机芯片成本提高、耗电量增加,面临额外的专利费),联想对LDPC作为唯一编码方案进行了支持。

记者 吴鸣洲

支持LDPC的企业没有变,但这个时候最初支持Polar码的公司发生了分化。包括华为终端在内的很多公司,都转而支持LDPC+Polar的混合方案,只有华为仍在坚持用Polar
code作为数据信道编码的唯一方案。支持LDPC+Turbo混合方案的公司基本没有变化,只是此时爱立信已经改为支持LDPC唯一。

▼ 好文推荐

到目前为止的两次表态,并没有对数据信道编码做出最终决定。

近300名投资人被套2.8亿元!借口中概股回A,“天人果汁”疑陷股权投资骗局

此时,各家公司又分别进行了更多的技术陈述和讨论。通过讨论,LDPC的技术优势,特别是在数据信道长码上的优势,得到了更多公司的肯定。

我叫工业富联,不是富士康了!准备打新吧!只要坐等七个一字板,公司就能跻身市值前十……

会议主席随后又发起了第三次表决。华为看到Polar
code作为数据信道的唯一编码方案得不到其他公司的支持,提出针对大小两种码块分别进行表决。在主席提出供表决的三个选项中,数据信道仅使用Polar
code一种编码的方案已经被排除在外。这是一次反向表决,即对几个选项只记录那些反对的公司。

乐视网业绩沟通会变成“讨贾会”,贾跃亭依然是乐视网最大股东,但债务问题嘛,呵呵……

反对“数据信道长码用LDPC,数据信道短码用Polar”的公司有:英特尔、高通、LG、Nokia、ASG、MotorolaMobility。

由于每个提案都有很多公司反对,三个提案都无法原封不动地通过。按照3GPP的工作原则,会场主席可以把三个提案里的共同点作为最终决议决定下
来。由于在这次表决里,所有公司对LDPC用于数据信道长码均无异议,而对于数据信道短码的三种意见仍然相持不下,所以长码达成了决议
。会议同时也确认,针对其他场景的编码方式,和eMBB控制信道编码方式,都留给后续会议解决。

87次会议

2016年11月份,3GPP在美国召开了RAN1#87会议,主要讨论的是5G数据信道短码方案以及5G控制信道方案。

在这次会议上,联想出于战略上的考虑,改变了对Polar
code的看法,给予了华为Polar
code方案全面支持。对华为Polar码用于数据信道短码,和Polar
码用于控制信道的方案,都投了赞成票。
华为两次发起关于数据信道短码的提案均有联想签署:

——eMBB数据信道使用两种编码方式。由于 86bis 会议已经决定将 LDPC
用于数据信道长码,这个提议实际要求数据信道短码使用 LDPC以外的 方式,即
Polar code。以华为为首的33家公司联署了这个提案,包括联想和 Motorola
Mobility。 另有2家公司表示了支持。 ——eMBB数据信道短码使用Polar
code。以华为为首的57家公司联署了这个提案,包括联想和MotorolaMobility。
不过,这两个提案都遭到了很多公司的反对。在主席记录里面没有显示哪些公司对第一个提案表示了反对,对第二个提案表示反对的公司有
Ericsson、高通、Nokia、阿朗-上海贝尔、三星、 LG、
ETRI、KT、Verizon、英特尔、Docomo、IMT、KDDI、NEC共14家。这时这些公司主要的反对意见是,如果在数据信道上同时使用两种不同的编码方式,在芯片里必须同时实现两种译码器,而导致芯片成本增加,功耗增大。由于这些公司的强烈反对,Polar作为数据信道短码已经没有可能。

虽然Polar作为数据信道短码已无可能,但根据3GPP规程,此时LDPC作为数据信道短码并没有自动得以通过。最终,LDPC拿下数据信道短码,是LDPC支持者和Polar支持者妥协的结果。

而在5G控制信道编码方案中,Polar方案优势较为明显。

最终,两次会议的结果是,5G数据信道编码采用
LDPC方案,5G控制信道编码采用Polar方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易记域名4166注册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