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武安,武安二〇一六年共压减炼铁生产技术241万吨

“因为资金困难,我们主动把两座炉的产能卖到了产能交易平台上,总共得到一个多亿的补偿资金。”1月5日,武安市永诚铸业公司董事长任起旺对记者说,“企业通过产能置换,又恢复了生机。”武安市引入市场交易办法去产能,建起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2016年共压减炼铁产能241万吨、炼钢产能383.5万吨,超额完成了年度压减任务,跑赢目标任务时间表。

河北省邯郸武安市是我国“冶炼重镇”。在我国钢铁产能全面过剩的背景下,压减钢铁产能成为武安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2013年至2017年,河北省安排武安市压减产能的任务目标是:分别压减炼铁产能931万吨、炼钢产能836万吨,分别占全市总量的近四分之一。

已压减炼铁产能484万吨、炼钢产能354万吨;已退出煤矿4处、产能187万吨;关停焦炉10座,压减炼焦产能350万吨;火电行业已有11台机组于8月底关停

武安市是我国“冶炼重镇”,因铁而兴,铁矿石储量达5.5亿吨。经过近70年的发展,当地政府认识到,过度依赖资源的传统发展模式已不可持续。按计划,2013-2017年武安市需压减炼铁产能931万吨、炼钢产能836万吨,压减率分别为24.7%、23.3%。

为了完成压减钢铁产能的任务,武安市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智慧,运用“市场无形手+政府有形手”,有效推动完成了去产能的阶段性任务。截至2016年底,武安市共完成压减炼铁产能682万吨、炼钢产能488万吨。武安市如何破解压减钢铁产能过程中的种种难题?其压减模式又有哪些创新之举?

记者从邯郸市外宣局获悉,截至8月底,邯郸已提前超额完成2017年化解钢铁、煤炭、焦炭、火电行业过剩产能任务。已压减炼铁产能484万吨、炼钢产能354万吨,分别超省任务16万吨和154万吨;已退出煤矿4处、产能187万吨,超省任务12万吨;关停焦炉10座,压减炼焦产能350万吨,超省任务70万吨;火电行业已有11台机组于8月底关停,提前完成关停任务。

为将压减任务落到实处,2016年,武安市以产能指标置换交易金为杠杆,撬动企业通过“交易产能、压减装备、兼并重组”等方式完成年度去产能任务。该市按照所有企业都承担压减任务原则,以《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方案》确定武安截至2012年底的装备和产能为基数,计算出所有16家钢企的产能占比,按此比例将去产能任务分配给企业。16家钢企根据各自承担的任务数,按每万吨铁、钢产能各100万元标准,缴纳钢铁产能指标置换交易金,专项用于补偿压减装备的企业。截至目前,已筹集7.44亿元钢铁产能交易金。

政府有形之手把控

据了解,邯郸市把去产能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当头炮”,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及主管领导多次深入有关县及企业调研,现场办公、解决问题。市委常委会议、市政府常务会议、市长办公会议30余次研究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明确了钢铁、煤炭、焦炭、火电四个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任务目标、完成时限,市政府并与有关县及企业签订了目标责任书。

利用这些交易金形成的“资金池”,武安市建起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顺利将年度任务落实到7家企业的3座高炉、6座转炉上——市场竞争力强、效益好的企业,在保证装备都为优势产能的前提下,支付交易金,便可将压减任务转移出去;市场竞争力弱、效益差的企业,承担起压减任务,但可获得相应补偿资金,保障职工利益。

政府与钢铁企业协商分配压减产能任务,由市领导带队分包钢铁企业做工作

按照“政府引导、企业配合、市场运作”的原则,承担重要压减任务的武安市,探索建立了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结合国家、省奖补标准和专家意见,按每万吨铁、钢产能各200万元的标准,组织所有企业依据承担的任务缴纳钢铁产能指标置换交易金。截至8月底,14家钢铁企业共缴纳交易金9.07亿元,专项用于补偿压减装备的企业,以市场手段倒逼产能压减。武安市东山、广耀两家钢铁企业获得23亿多元交易补偿金后,顺利出清炼铁产能243万吨、炼钢产能265万吨。

武安市引入市场交易办法去产能,不仅顺利完成了年度去产能任务,还使职工安置有了保障,因企业去产能而受直接影响的16654名职工都得到了妥善安置。

压减钢铁产能是关系到钢铁企业生死存亡的大事。文安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文安忧心忡忡地说:“拆除一座高炉不仅仅是生产上的损失,整个炼钢产业链条上的其他设备将全部失去作用。同时,对公司的负债率影响非常大,高炉一拆,上下游产业链整体损失近10亿元。”

据了解,邯郸重点实施了冀南钢铁、永洋特钢、新兴铸管、宝信钢铁等企业减量调整、升级改造项目。4大项目建成后,可置换压减炼铁产能141万吨、炼钢产能116万吨。其中,永洋特钢总投资80亿元,整合重组邯郸市其他8家钢铁企业,退城搬迁入驻永年特钢产业园,项目一期已经完成,共置换压减炼铁产能29万吨、炼钢产能30万吨。

“钢铁去产能是绕不过去的坎儿,如果没有一个上符合国家政策、下符合武安实际、公平公正接地气的办法,武安的发展不堪设想。”武安市委书记魏雪生说。

邯郸市政府制定了《关于深入推进去产能企业职工安置工作的意见》,对今年初步统计全市涉及去产能的约1.3万名职工安置工作,建立了完善转岗安置、企业吸纳、扶持创业、公岗兜底等10个方面安置渠道,并组织市本级18个职业培训院校,提供多工种免费技能培训;定期邀请全市重点企业,举办去产能职工专场招聘活动;不断开发新的公益性岗位,对去产能企业职工中零就业家庭进行托底,实现了职工转岗不下岗、下岗不失业。武安市还搭建了新项目与钢铁企业职工平台,让有愿望、有能力、有技术的钢铁企业职工经过短期培训实现岗位转移,其中,银隆新能源公司就接受钢铁企业转移职工1500多人。

钢铁是武安“当家吃饭”的产业,武安有16家钢铁企业,全是民间投资,少则几十亿元多则上百亿元;企业技术装备水平相当,均符合国家技术标准规定;全部存在银行贷款、社会资本借贷、供应链欠款等巨大债务,任何一家钢铁企业突然关停,都会引发严重的社会稳定问题……一个个难题,困扰着武安市的决策者。

逐个企业的走访,每条政策的研究,无数个不眠之夜的深思。一条具有武安特色的去产能之路逐渐清晰:政府与钢铁企业协商平衡分配压减产能任务,分散压减产能风险,并通过逐步拧紧压减产能螺丝的办法,迫使钢铁企业进行生产技术和经营管理创新,促进钢铁企业优胜劣汰。

“当各钢铁企业的生产装备都符合国家或河北省产业技术标准规定时,用这个方法分配压减产能可以确保任务公平公正、矛盾最少,各钢铁企业普遍接受;与选择一个或几个钢企集中压减产能的方法比,不易引发大的金融风险和群体性事件,是一个能有效压减产能、又有利于保持社会稳定的方法。”武安市长强延峰说。

政府的有形之手还不仅如此。武安市成立了16个工作组,由市领导带队分包钢铁企业做工作,不仅负责推进企业去产能,而且帮助企业及时解决了信贷、生产、发展中的不少具体困难和问题,企业与政府、部门之间不仅没有形成对立情绪,反而进一步深化了互信共信。

“通过人社部门组织的技能培训,我在武安银隆新能源公司找到了新的工作,工资比在原先的钢铁企业还多。”因压减产能下岗的袁海鑫说。

武安钢铁工业直接从业人员约7万人,上下游配套产业从业人员约5.3万人。压减钢铁产能就意味着一部分职工要下岗,如何安置职工是重中之重。为此,武安制定了《关于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过程中做好职工安置工作的意见》等文件,采取分类培训,内部转岗,订单培训,外部安置,帮助下岗人员再就业。据了解,武安市在今年压减产能过程中,受到影响的职工有8700人,劳动部门通过企业内部转岗就业4400人,技能培训就业3100人,剩余人员将通过职业介绍、自主创业等多种渠道实现就业。

市场无形之手调节

建立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让去产能遵循市场优胜劣汰的基本规律推进

根据河北省化解产能的任务分配,武安市2016年要完成化解246万吨炼铁和330万吨炼钢的任务。按照政府和企业的协商方案,武安市将化解钢铁产能的任务按照比例分配给16家钢铁企业,分配方法是钢铁企业的产能占武安总产能的比例是多少,就承担多少去产能的任务。以文安钢铁有限公司为例,300万吨的产能在武安整体产能中占有7.69%的比例,那么在化解产能中就要承担整体任务的7.69%,压减18.92万吨的产能。

任务分配下去了,如何引导企业互帮互助,共渡难关?经过周密谋划,对本市企业按照每万吨铁、钢产能各100万元的标准,让16家钢企根据各自承担的任务,缴纳钢铁产能指标置换交易金,用于专项补偿可以压减装备的企业。仅2016年,武安钢铁交易平台就从企业中收进10.5亿元交易互助金。

利用这笔资金,武安建起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效益好的企业,在保证装备都为优势产能(450立方米以上高炉、40吨以上转炉)的前提下,上缴交易金,可将任务转移给其他企业;效益差的企业,因为缴不起交易金,只能被动承担任务,但能获得相应补偿。具体来说,除了享受国家、省奖补资金外,企业每压减1万吨铁产能,就能额外得到100万元补偿。

“因为资金困难,我们主动把两座高炉的产能卖到了产能交易平台上,总共得到一个多亿的补偿资金,如今企业又恢复了生机。”永诚铸业公司董事长任起旺告诉记者。

交易金犹如一根指挥棒,让去产能遵循着市场优胜劣汰的基本规律推进。今年,武安钢铁去产能任务为压减炼铁产能199万吨、炼钢产能276万吨。根据钢铁市场回暖行情,武安将交易互助金标准由每万吨铁、钢各100万元提高到200万元。截至目前,14家企业共缴纳交易金9.07亿元,另外两家的高炉和转炉进行了封存。截至今年9月30日,武安5年共需压减炼铁产能931万吨、炼钢产能836万吨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

还需破解难题

目前仍面临严重影响产业链条发展、补偿成本增大、职工安置压力3大难题

魏雪生告诉记者,武安化解过剩产能还面临3大难题。

其一是去产能严重影响产业链发展。他回顾2013年以来武安去产能历程,2013年至2014年大多是闲置产能,相对容易;2015年触及一些企业的“看家在产设备”,难度开始加大;2016年真正进入“深水区”。为完成压减任务,2016年,对压减450立方米以上高炉、40吨以上转炉的优势产能,除享受国家、省、邯郸市奖补金和每万吨铁、钢产能100万元的交易金补偿外,武安再按每万吨铁、钢产能各50万元的标准奖补。今年的难度更大,压减的装备全部为在产装备,压减后很可能导致部分企业生产链条断裂甚至被迫关停,将会对企业造成巨大损失。

其二是去产能补偿成本增大。去年以来钢铁行业迎来一段“好时光”,虽有波动起伏,但相对前几年来讲,钢铁企业大都赚了钱,这种时候“砍炉子、压装备”,企业更难接受。如果按原来标准补偿,起不到撬动作用,交易互助平台的作用无法有效发挥,将直接影响完成今年去产能任务。今年4月28日,武安市政府提请武安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申请调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交易互助金缴纳标准的议案》,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交易互助金由去年的100万元涨到今年的200万元。

其三是去产能增加了职工安置压力。武安市民营钢铁企业职工大多是农民,文化程度低,多年在钢铁企业工作,只掌握适用于钢铁企业的一种技能,学习其他转岗技能接受能力差,给转移就业带来困难。2016年,国家按每一名分流职工2.46万元进行奖补,补贴标准还不够高。以文安钢铁为例,到2016年底欠缴职工养老保险2244万元,拖欠工资3100万元,去年分流职工800人,职工奖补资金1968万元,缴了保险不能发工资,发了工资就不能缴纳保险,还有很大资金缺口。

但魏雪生表示,不管有多大困难,武安落实国家产业政策的决心不会改变。如果没有今天的压减调整阵痛,就不可能迎来武安结构合理科学发展的明天。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澳门官网4166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