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气家用电器力网,整个世界芯片市镇构成放慢

历时近8个月的东芝半导体出售终于有望迎来终结。
5月17日,东芝公司发布声明表示,其出售旗下东芝半导体公司的交易已经获得了全部所需的反垄断审查批准。作为收购财团牵头者的贝恩资本也于同日宣布,已经收到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对此次收购的书面批准。东芝方面预计,该交易有望于6月1日前正式完成。
韩国芯片巨头SK海力士在TMC出售的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是该交易的争议焦点之一。考虑到东芝与SK海力士在NAND市场均拥有较高的占有率,两大厂商的此种联系具体会造成何种影响值得关注。
此外,该次收购的完成又恰逢业界对NAND价格下滑存在担忧之时,闪存市场是否会迎来一场“价格崩盘”甚至是“价格战”的大戏同样值得关注。
NAND市场是否会呈集中趋势?
2017年9月28日,东芝发布公告宣布与K.K.Pangea(贝恩领衔的收购财团为此次收购成立的专项收购公司)达成协议,将以2万亿日元的价格将旗下半导体业务部门出售给后者。除苹果、戴尔、希捷、金士顿等公司,韩国芯片厂商SK海力士也在该财团成员之中。
Coughlin Associates主席、数字存储行业分析师Tom
Coughlin通过福布斯发文指出,由于西部数据与东芝的分歧已在早前得到解决,TMC出售的完成将能够使得两家公司联合拥有的世界第二大闪存生产厂进入稳定状态:西部数据很大可能将拥有稳定的晶圆厂合作关系,苹果、戴尔、金士顿、希捷等系统与设备厂商也将一定程度直接接入闪存芯片供应渠道,而SK海力士则将能够获得部分东芝闪存技术。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由于东芝半导体的收购方财团中有存储业内的领先者SK海力士,该次收购或会造成存储器市场的进一步集中,从而在该层面对市场造成较大的影响。
此前媒体也曾报道称,作为贝恩财团参与者之一的SK海力士在这笔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曾是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官员对该交易存在疑虑的主要原因。集邦旗下DRAMeXchange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NAND闪存市场上,三星以38%的占有率稳居第一,东芝以17.1%的占有率紧随其后,SK海力士则以11.1%的占有率位居第五。
由于看好SK海力士在此次收购中投资的长远成果,三星证券在5月21日的更新中对SK海力士维持了“买入”评级建议,并将目标价格设置在了10万韩元(约合92.32美元)。当日,SK海力士股价上涨1.37%,收于89100韩元(约合82.25美元)。
三星证券分析师Hwang
Min-seong表示,东芝是三星电子目前在相关科技方面唯一的竞争对手,随着东芝半导体在出售后的调整重组,该产业将面临诸多策略性的调整。Hwang进一步解释称,在TMC进行IPO之后,SK海力士将所持的可转换债券进行转换之后可持有TMC
15%的股份。
不过Coughlin认为,TMC出售交易的完成并不意味着闪存芯片市场的集中,相反,该市场将会拥有更多玩家。“随着像闪存等商品的成熟,和通常的产业整合相比,这是一个有趣的逆转。”他写道,“此种玩家数量的扩张是受多家中国闪存制造商的崛起的推动。明显,闪存行业还未完成整合。”
短期来看,TMC出售完成对其自身业务不会造成明显的冲击。在中国半导体投资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看来,由于目前存储芯片厂商多处于扩厂增产的步伐之中,出售一事终于结束悬而未决的状态对其来说是一项利好。
集邦咨询DRAMeXchange方面也认为,交易完成之后,东芝后续Fab 6和Fab
7的投资规划将能按预期顺利进行,足够的资金投入也使得东芝闪存部门能够更加专注于新技术的研发,从而在与西部数据维持良好合作关系的情况下持续在NAND闪存市场同三星抗衡。
闪存价格存下滑压力
2017年半导体产业的一项纪录即是三星完成了对英特尔的超越,后者连续25年的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厂商的名头就此让位。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三星以598.75亿美元的营收和14.2%的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一,其营收增长率达到了49.3%,而对手英特尔仅为8.6%。
不过,三星的强势主要源自存储芯片价格在过去两年的飙升。其他以存储业务为主的半导体厂商也在这波涨价潮中受益明显。SK海力士、美光、东芝、西部数据在2017年营收分别取得了79.6%、71.1%、25.1%和119.6%的增幅,均远高于半导体市场整体21.6%的增幅。
顾文军指出,过去两年存储器短缺造成的价格上涨已导致不少厂家积极扩产以增加供应,而从需求的角度来看,目前存储芯片行业又缺乏“杀手级”的新应用,存储器尤其是NAND闪存价格下滑已是一个趋势。
Coughlin也认为,随着3D闪存将逐步成为市场的主流,包括中国在内的位于亚洲的新生产线将投入运营,闪存芯片价格预计会结束2016、2017年的涨势,在今年迎来下滑。三星电子亦在4月发布的二季度业绩展望中指出,NAND闪存报价在二季度或将呈现疲软态势。
集邦咨询数据显示,直至2017年一至四季度全球NAND闪存需求均大于产出,不过在2018年第一季度该市场已进入了供过于求的局面。其4月更新的报告亦显示,尽管NAND闪存需求增长,但供过于求的局面也仍然存在,这将导致产品报价在2018年第二季度进一步下滑。
近日有分析曾指出,主要NAND闪存供应商在过去两年处于从2D闪存向3D闪存升级的阵痛期,而随着技术转换已趋近完成、各大厂3D闪存均已成功产出,除产品报价降低之外,该市场还可能在未来数年迎来一场“乱战”,直至形成类似DRAM市场的仅剩少量玩家的局面。
不过王艳辉对NAND闪存是否会在近期降价存在疑问。他指出,虽然闪存价格过去一年确实“涨太多了”,但存储市场因产能和需求的调整而产生的价格涨跌一直处于循环状态,很难判断下一次价格下滑将始于何时。
此外,NAND闪存主要应用于存储系统,该市场目前的主要需求来自手机和云存储。“手机和云的存储空间都在扩大,市场格局也每年都在发生变化,今后的走势还很难判断。”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东芝正式宣布,将半导体子公司出售给贝恩资本主导的日美韩联盟。此次收购总额约为2万亿日元,近日双方将签署最终协议。

东京6月26日 –
西部数据已告知东芝,若胜出的收购方包括韩国的SK海力士(000660.KS),则将不同意东芝重要的存储芯片业务的出售案。

除了贝恩资本,联盟成员还包括日本产业革新机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韩国SK海力士、苹果、戴尔等机构和公司。从成员性质来看,日本本地派、中立派、竞争对手、客户均在其中,而东芝依旧在半导体子公司的新架构中掌握话语权。

西部数据与东芝共同运营东芝一家主要的半导体工厂,双方因东芝芯片出售案翻脸,西部数据已向美国一家法院申请禁令,阻止东芝未经其同意的任何芯片交易。

图片 1

“我必须明确的是,西部数据不会同意与上述财团合作,”西部数据CEO Stephen
Milligan在给东芝董事会的信中说。

但是,在推进交易过程中,东芝还面临着两大难题,一是合作伙伴西部数据已经对东芝提起诉讼,二是各国漫长的反垄断审查。如果未能在2018年3月底财年结束前完成交易,东芝仍有退市风险。半导体业务是目前东芝最优质的资产,为公司贡献了50%的营业盈利。由于东芝在核电业务上的失手,不得不出售核心业务以求自保。而东芝的半导体业务主要为NAND
Flash(NAND型闪存芯片),此类存储芯片的供不应求,也引得业内争相竞购。

这封信的日期是6月25日,周一看到。信中称SK海力士加入收购东芝芯片业务的财团“增加了技术泄漏的可能性,未来可能给合资企业带来损害。”

在谈判协商的过程中,“价高者得”的标准在东芝眼中并不完全适用。鸿海集团报出最高价格2.1万亿日元时,东芝未曾动心,因为日本方面担心技术外流。“日本政府不允许因东芝交易而让中国获得最先进的闪存技术,因此被认为有可能导致泄密的鸿海被淘汰。”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分析道。

上周报导,贝恩资本(Bain
Capital)计划成为东芝芯片业务的最大投资方,将斥资8,500亿日圆入股该业务。贝恩资本是竞购东芝芯片业务的一个财团的成员之一,该财团成员还包括政府支持的基金–日本产业革新机构和日本政策投资银行。

事实上9月初,西部数据、KKR主导的日美联盟曾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拿下东芝存储芯片的竞购方,因为西部数据在8月份获得了独家谈判权。但是9月13日,东芝又和贝恩资本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早在6月份东芝也表明过出售给日美韩联盟的意向,如今东芝还是转向了最初选择。尽管西部数据在9月19日还提出过更优惠的收购方案,但是依旧没有获得东芝的芳心。

SK海力士在NAND闪存芯片领域比较薄弱。消息人士称,贝恩资本计划要为交易融资8,500亿日圆,SK海力士将提供这笔资金的一半。

对于西部数据的落选,在多位业内专家看来,一方面是由于西部数据联盟的出价较低;另一方面西部数据虽然和东芝共同运营闪存芯片工厂,但是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两者的关系比较微妙。

东芝社长兼CEO纲川智在上周五的记者会上表示,SK海力士将不会持有任何股权,也不会介入管理–如此安排不太可能引发监管机构的阻拦,并且可以防止关键技术信息的泄露。

此前日本政府也曾担心SK海力士会因为收购导致技术外流,但是东芝的相关负责人解释称SK海力士对东芝半导体子公司并没有决定权,只是投资贝恩资本旗下公司。据悉,在与贝恩的收购方案中,东芝依旧持有半导体子公司的部分股权,而日本企业方拥有过半的股权以掌握决定权。

东芝目前急于要在6月28日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达成协议。

而“愤怒”的西部数据在9月20日当天就向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发起诉讼,欲让东芝停止单独投资扩建日本四日市的闪存芯片厂房;5月份时,西部数据对东芝的控告则集中在闪存技术的泄露,不过诉讼的目的一致,都是阻止东芝对半导体的出售。

编译 刘秀红/李春喜/高琦 审校 王洋/艾茂林

对比“受伤”的西部数据和鸿海集团,东芝和日美韩联盟中的苹果、戴尔、SK海力士等企业受益颇多。就东芝本身而言,不仅筹到了巨额资金,有助于将来的投资和扩产,还保留了对子公司的掌控权。对于苹果、戴尔、SK海力士来说,均获得了闪存相关的资源。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的统计,在2017年9月份的全球NAND
Flash市场中,三星的产能市占率达到36.9%;东芝/西数阵营位居第二,市占率为34.4%,和三星颇为接近;美光/英特尔阵营以17.1%排在第三;SK海力士的市占率为11.6%,排名第四。

在东芝出售存储芯片业务后,简单地从市场份额来看,东芝、西部数据和SK海力士阵营三者相加为46.0%,高于三星产能。不过,顾文军指出:“出售后的东芝NAND
Flash营收,与SK海力士不会并表,因此不会对市场份额和格局造成直接的影响。”

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研究经理陈玠玮说:“关键因素仍在WD(西部数据)的态度,若WD持续提起法律诉讼,干扰TMC(东芝半导体子公司)出售,我们认为三星跟美光阵营将会因此收益最多,在资金难以到位的状况下,将对四日市工厂的扩产进度造成负面影响。若资金能够顺利到位,未来TMC/WD在投资无虞的状况下,将有机会在产能及技术上与三星一拼。”

同时,DRAMeXchange的研究报告显示,平均而言,一座NAND
Flash新厂耗资约80亿美元(月产能约8万-10万片),若是只靠东芝或是西部数据单一的财务能力,长期而言无论是在扩产或是技术研发皆难以与龙头三星比拼。

就整体芯片市场而言,尽管2015、2016年并购四起,2017年整体速度已经放缓。老杳认为,现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几大巨无霸,可收购的标的越来越少,整个并购不像前两年那么疯狂,未来几年可能会安静一些。中国的公司还没有起来,没有形成寡头,大家势均力敌,也很难产生并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易记域名4166注册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