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追击,贸易摩擦

中国商务部1月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钢铁遭遇的贸易摩擦案件共37起,涉案金额达47亿美元。而这已是中国钢铁连续第8年列遭遇贸易摩擦次数最多的行业首位。

在国内钢铁产能过剩、钢材价格长期低迷的大环境下,我国钢材出口总量却逆市上扬。普氏能源资讯提供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份,我国钢材出口达到4907万吨,同比增长36.9%。预估今年我国钢材出口将是2003年以来的新高。不少业内人士因此对钢铁业的未来产生了乐观看法:既然国内产能过剩,那把过剩产能出口到海外,就万事大吉了,既能化解过剩产能,还能稳定国内钢企的发展态势。

截至2月6日,有33家发布了2016年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其中29家预计净利为正。不过,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2017年钢铁出口贸易摩擦或将多发,全年出口量或将小幅下降。

与中国商务部公布的贸易摩擦数据相对应的是,2015年,中国钢铁企业全年钢材出口量达到1.124亿吨,同比增加19.9%,钢材出口首次突破亿吨大关。在全年整体低迷的2015年,钢材出口成了整个行业调整市场结构,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利器。

真的如此么?在国内钢铁市场哀鸿一片之时,来自海外的订单纷至沓来,“天上掉下个大馅饼”,理应庆贺一番。事实上,面对巨大的出口市场,国内钢企却是有苦难言。

2016年钢企效益全面好转,上市钢企近9成预盈符合行业预期。

但是,由于更多时候我们的钢材出口还是依赖价格优势,所以,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钢材横扫全球市场的同时,麻烦也开始多了起来。这里面抱怨最多的无疑是各国的钢铁协会,他们将中国钢材出口定义为“灾难”,各种针对中国钢材出口的反倾销调查和贸易摩擦也逐渐增多。

首先我国钢材在国际市场上价格非常低。今年7月份,钢材出口价为786美元/吨,而进口价为1285美元/吨。钢铁市场出现了“进出口价格倒挂”的现象,并且价差扩大到了2013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

对2017年市场前景,多位受访分析师及钢企内部人士均表示乐观,尽管不能重演2016年钢价疯涨翻倍的戏码,但钢企的效益将保持稳定。但喜中有忧的是,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2017年钢铁出口贸易摩擦或将多发,全年出口量或将小幅下降。

只是,面对众多的贸易摩擦,作为中国各行业制造贸易摩擦的冠军,真的是中国钢铁企业在全球“挑事儿”吗?笔者以为,事实并非如此。面对贸易摩擦的增多,我们不能将板子都打在自家钢铁企业的身上。原因有以下几点:

正因为巨大的价差存在,使得钢企在出口市场上频频遭遇贸易摩擦,而且贸易摩擦地正在由过去的发达国家转移至发展中国家,就连发展中国家也对我国的钢材“不满意”。

钢企“否极泰来”

其一,中国钢材出口量大幅增长实际上是市场需求选择的结果,而不是我们的钢铁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倾销。对于海外用户而言,价格因素是其考虑采购中国钢材的一个参考因素,但并不是决定性因素。质优服务更优,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是中国钢材在海外市场获得青睐的主要原因,否则,质量不好,再便宜的东西也是无人问津的。

价格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国钢铁市场长期存在质量不高且不稳定的问题。2011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所产粗钢中,有61.1%属于普通质量钢,中低档产品占主流,部分产品现行标准仅为发达国家上世纪80年代的水平。

1月以来上市公司陆续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钢铁企业在经历了2015年全行业亏损的寒冬之后,终于要“否极泰来”了。

其二,发达国家二次工业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在众多的贸易摩擦中,中国的钢企都是被动应诉的一方。这些贸易摩擦的背后多少都有当地钢铁协会和企业推波助澜的身影,而当地的终端客户却多青睐中国钢材。

当然,钢材质量难以提升,背后包括矿石质量、炼制水平、管理水平等诸多因素。

截至2月6日,36家主要钢铁上市公司中,有33家发布了2016年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其中,29家预计净利为正,占比接近9成;18家成功扭亏为盈;仅有4家公司亏损。

随着全球经济的放缓,为了刺激经济发展和解决就业问题,欧美发达国家开始二次工业化进程,钢铁工业重新作为重要发展对象。而这个时候,与中国钢铁工业相比,欧美等国本身已不具备绝对的竞争优势,特别是在普通钢材领域,基本可以说是毫无优势可言。因此,为了保护本国钢铁企业,欧美一些国家逐渐开始以“公平”之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出口体量最大的钢材自然成为其主要针对对象,而这种来自外部的制造贸易摩擦的力量显然不是我们钢铁企业所能左右的。

不能紧跟市场形势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中国的钢铁国企与外国同类企业之间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中国的钢企往往所在地或邻近地区拥有多个自有矿区。目前没有自有矿区的只有市场化程度高的宝钢。

而与之相对的2015年,螺纹钢价曾跌破1800元/吨——“一斤钢卖不过一斤白菜”;36家上市钢企全年业绩超过一半净亏损,境遇差别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也正因为如此,面对贸易摩擦增多,我们不能轻率地将其归咎于中国钢材价格低,而要透过现象,发现国际钢材贸易格局的变化。

自有矿区的存在,很大程度是因为在计划经济年代,国有钢企为更加便捷地获取原材料,而采取自产自炼的模式,拥有从矿石开采到最后钢材制成的完整产业链。但到了国际市场上,企业自有矿区的铁矿石质量不见得优于海外,虽然矿山近在眼前,但综合开采成本也不见得比从海外购入矿石的采购和运输成本更低。

部分前年巨亏的钢铁企业在2016年实现业绩逆袭。以武钢股份为例,2015年这家龙头股一度巨亏75亿,成为A股“亏损王”。而在钢价上涨、去产能大力推进的背景下,武钢股份预计2016年净利达到4.06亿元;同样,鞍钢股份也预计其2016全年净利润16.10亿元,比2015年同期亏损45.93亿元的业绩大幅改善。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面对贸易摩擦,我国钢铁企业就没有责任了呢?这也不尽然,中国钢企出口时确实会有一哄而上、彼此打价格战的现象。那么,究竟怎样做才能使我国钢企从贸易摩擦中解脱出来呢?笔者认为,钢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尝试: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企业也无力将矿区等附带产业包袱甩掉。这就是为何即便产能过剩,明知亏损,钢铁企业还在继续生产的原因这一。

也有不少钢企在前年盈利的基础上实现净利润大幅增长。其中行业龙头宝钢股份的业绩表现最为出众,公告预计2016年度净利大增770%,按2015年净利10.1亿元计算,去年宝钢股份净利润预计将达88亿元。

首先,调整出口结构,加强国际产能合作。

与其它行业不同,我国大部分钢铁国企,同时也是当地的纳税大户。既是地方财政的重要支柱,也是当地社会发展的助推器,因为钢企往往能吸引大量就业,并由此在当地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压缩产能、甚至淘汰部分钢企,都会对当地的GDP产生较大影响。而且不论是压缩产能还是淘汰企业,都将涉及人员安置、土地厂房再利用、环境整治等一系列棘手问题。

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向春此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钢企效益全面提升,主要有钢价上涨、去产能推进及全方位整治地条钢等三大主因。通俗地说就是“人努力,天帮忙”。去年,国内基建、地产等行业需求回暖刺激钢价不断上行。

据笔者调研,与中国高炉炼钢的长流程相比,海外国家以短流程炼钢为主,一些钢铁工业相对薄弱的国家甚至只有轧钢企业而无炼钢企业。出于对本土钢铁工业保护的考虑,这些国家和地区通常对钢材成品进口抵触情绪很高,但对钢坯等半成品鲜有抵制政策。针对这种变化,我们一方面可以调整出口结构,加大半成品的出口力度;另一方面可考虑将工厂迁移到这些国家和地区。无论是哪种方式,都有助于缓解当前日趋紧张的贸易摩擦。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钢铁产能过剩问题“越压越多”。今年1~8月,全国钢材产量74210万吨,同比增长5.4%,而钢材的平均价格也从2012年全年的4468元/吨跌至今年上半年的3212元/吨,陷入恶性循环。削减产能呈现出“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态势,一个地方削减了,而其它地方却在增加,甚至增加的部分,不见得比削减的部分更加环保高效。

此外,全年4500万吨去产能目标顺利完成及年末江苏、四川等多省份出台的重拳整治地条钢行动,也为国内正规钢企创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四季度时,部分地区螺纹钢均价涨到了3800元/吨甚至4000元/吨的高位,钢企怎么能不赚钱呢?”徐向春表示。

其次,规范企业进出口行为,从源头上降低摩擦发生概率。

换言之,如果想打破现在的恶性循环,淘汰落后产能、进行产业升级依然是国内钢铁企业的主要方向。而这有赖于建立健全合理的钢铁产能退出机制。在国内钢材短期需求不振的前提下,海外市场的确是钢企突围方向之一。但问题是,如果想在海外市场上占据更多话语权,拼的不能是数量,而是质量。

中钢协副会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2月6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市钢企效益改善、近9成预告盈喜这一结果,其实早在行业预料之内。去年供给侧改革及去产能有力推进,加上钢企自身大力挖潜降本,国内大多数钢企效益都较前一年大幅改善。

当前,我国钢材出口基本实行的是“自由进入”的制度。这种制度的好处在于出口门槛低,有助于钢材出口化解产能过剩,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中国钢材出口秩序混乱的问题。为了争夺市场,企业之间价格战不断,供给端的无序化使得中国钢铁企业在国际上很难获得真正的话语权。要想扭转这种局面,我们必须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对钢铁企业的出口行为进行规范和约束,从而从源头上减少贸易摩擦发生的可能性。

要知道,目前与我国钢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的,并不仅有同属东北亚钢材贸易圈的日、韩两国,其他东盟国家也正在发展自己的钢铁产业。

中钢协1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前11个月,中钢协会员钢企共实现利润总额331.5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529亿的业绩,同比增加了800多亿元。

再次,整合渠道资源,用最专业的团队做最专业的事情。

对于国内钢企而言,缩减低品质钢材产能,提高高品质钢材比例,实现转型升级,才是破解当下钢材市场一系列瓶颈和矛盾的根本手段。

在采访中,李新创、徐向春等行业人士均对2017年市场前景表示乐观。“2017年,虽然钢价很难再现2016年的大幅上涨,但市场基本保持稳定,去产能深入推进加上进一步挖潜降本,钢企的效益还是有望继续向好的。”

当前,中国钢企之所以陷入到贸易摩擦的怪圈中无法自拔,除了价格因素外,另一个原因在于缺少真正懂国际贸易的专业团队,对于海外市场不了解,或者了解得不够深入。同时,缺少海外营销的成熟渠道,无法规避贸易摩擦风险。因此,要想降低贸易摩擦的概率,钢企须学会整合国际钢材贸易销售渠道,通过第三方渠道来帮助自己实现钢材的出口。河钢控股德高就是最好的例子。用全球最大的贸易商帮自己卖钢材,和同行相比,河钢遭遇贸易摩擦的风险自然更小。

不少大型钢企也在2017年开年之际给自己设定了更高的经营目标。宝武集团2017年生产经营目标是:钢产量6316万吨,化解产能545万吨,营业收入3900亿元,利润总额75.0亿元。

可以预见的是,迫于产能过剩的压力,中国钢材国际化将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而贸易摩擦自然会如影随形。我国钢铁企业要树立信心,低价并不是我们自卑的原因,相反是我们的优势。同时,我们也要加快出口钢铁产品由中低端向高端的转型。此外,我们钢企还要强化行业自律,与海外企业共同维护国际市场的稳定。毕竟,共赢之下才不会树敌太多,也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贸易摩擦的出现。

河钢集团提出的2017年总体经营目标任务是:集团实现利润17亿元;生铁4536万吨,粗钢4646万吨,商品坯材4516万吨;钢铁子公司实现利润20亿元;集团层面非钢公司实现利润20.2亿元;集团专业公司创效20亿元;海外板块实现利润17亿元以上。

民营钢企沙钢集团也对2017年充满信心。沙钢集团提出,2017年要实现销售收入2200亿元、利税99亿元、利润50亿元。其中,非钢产业实现利润占比要确保达到20%,力争30%。

出口摩擦仍将高发

虽然业内预判钢企2017年的业绩有望继续向好,但必须要指出,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影响下,中国钢材出口的阻力正在加大。

美国东部时间2月2日,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材、带材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作出终裁,裁定中国企业63.86%~76.64%的反倾销税率和75.6%~190.71%的反补贴税率。

2月4日,中国商务部在官网发布消息,对美国政府方面所采取的提高从中国进口的钢材税的“不公正”决议表示失望,并建议美方改变这一决议。

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在公开发表的谈话中称,“中方对美方连续对华钢铁产品裁出高额税率表示失望,对美方不公平的调查方法表示质疑。”

王贺军还称,“在反倾销调查中,美方无视强制应诉企业提交的大量证据材料,仅以国有企业身份拒绝给予企业分别税率待遇,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在相关案件当中的裁决。在反补贴调查中,调查机关无视中国政府和企业的积极配合,在原材料补贴和出口信贷等项目上裁出高额税率。中国业界对美方做法及决定表示强烈不满。”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本次遭到美方“双反”调查的钢铁企业中,不仅有民营企业,还包括山西太钢、天津太钢、宝钢等一批国有企业。

2016年3月,美国商务部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铁产品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根据美国贸易救济政策程序,最终是否征收反倾销税还需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作出裁决。按照最新日程,ITC将于2017年3月20日前后作出终裁。

一位大型国有钢企国贸分公司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5年以来,中国钢企开始频遇贸易摩擦,国内钢企遇到这样的情况十分无奈但不得不斥巨资应诉博弈。贸易摩擦多发,对中国钢材出口必然会带来不利影响。

2016年5月份,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中国输美碳钢产品发起中国钢铁贸易史上首次“337调查”,触及宝钢、河钢、武钢、首钢、沙钢、鞍钢等40家中国钢铁企业及美国分公司。若最终美方裁定企业有违规行为,相关钢材产品可能将被永远禁止进入美国市场。

“其实我们出口到美国的钢材量非常小,对太钢、宝钢或全国出口总量影响并不大。但美国在去年对华40家钢企开展337调查之后再对我们双反,就像发起一场贸易战的信号,未来中国钢材出口到美国或者欧洲的难度会更大。”该钢企人士称。

商务部统计称,中国已经连续21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最多的国家,2016年,中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在119起案件中,针对中国钢铁产品的就达到49起,涉案金额达78.95亿美元。

受此影响,中国对欧盟和美国钢材出口量呈现锐减。据统计,2016年1-11月份,中国对美国出口钢材107万吨,2015年同期为229.4万吨,同比下降53.3%。

海关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我国累计出口钢材1.08亿吨,同比下降3.5%。

李新创在采访中表示,全球钢铁产能总体过剩,但世界经济复苏迹象并不明显,钢铁需求难以大幅增长。另一方面,随着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和逆全球化趋势抬头,中国钢铁2017年出口形势不容乐观,不排除钢铁业贸易摩擦仍然频发的可能。据其预测,在此背景下,2017年全年钢材出口量可能在2016年基础上继续小幅下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澳门官网4166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