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国特务职业职员人士朗普,或将疏远中国和俄罗斯

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经济低迷、外债高企,距崩溃仅一步之遥的拉美国家在经济危机之后再遭“政治风暴”。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月26日报道,当地时间25日巴西政府表示,巴西“不会向他国提供机会利用该国领土入侵委内瑞拉”。此举也给委内瑞拉反对派的美国从哥伦比亚和巴西“两面夹攻”的设想画上了句号。

  参考消息网12月10日报道
日媒称,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权正在遭遇阴霾。10日,阿根廷将完成从中左翼政府向中右翼政府的更迭。6日,委内瑞拉执政党在议会选举中惨败。自查韦斯时代开始的反美左翼政权将走到尽头。一直以来,委内瑞拉用出口资源获得的外汇收入来帮扶低收入群体,但随着资源价格的下跌,其国内经济陷入低迷,支持者随之背离。

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7日凌晨宣布,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这是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16年来第一次在选举中遭遇挫败。1998年,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执政党在此后的历次总统、议会和地方选举中一直稳占优势。查韦斯主张的“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模式也聚拢了拉美一批左翼政府成为引人关注的地缘政治力量。委内瑞拉现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是查韦斯的接班人,将查韦斯启动的“社会主义革命”推向“新高度”。

作为拉美第一大国家,同时也是委内瑞拉唯三的陆上邻国之一的巴西,其与委内瑞拉的关系其实一向不错。本世纪初,拉美地区掀起了一股左翼政党上台执政的浪潮,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就是其中代表,而隔壁的巴西也在2011年选举左翼的迪尔玛·罗塞夫上台。这被一直推崇拉美左翼运动的查韦斯视为伟大的胜利,委内瑞拉与巴西的关系也迅速达到历史最好水平。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9日文章,10日,中右翼的马克里将接替中左翼的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出任新一届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该国11月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委内瑞拉反对派联盟“民主团结平台”秘书长托雷亚尔瓦在6日的议会选举获胜后表示:“改变的时刻到来了。”

12月2日下午,巴西国会众议院议长库尼亚宣布,接受对巴西总统罗塞夫因涉嫌在制定去年财政决算时犯法而进行弹劾的议案,批准启动弹劾总统罗塞夫的程序。巴西政治危机进一步恶化。

图片 1

  这还是已故的查韦斯1999年就任总统后反对党首次在议会选举中获得半数以上席位。2013年接替查韦斯的马杜罗总统在7日的电视讲话中表示接受选举结果,承认失败。

此前,在11月22日举行的阿根廷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反对派候选人毛里西奥·马克里当选新一任总统,结束了左翼政党在阿根廷长达12年的执政历史。

军人出身的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

  原油在委内瑞拉的对外出口中占九成份额,受油价下跌影响,预计委内瑞拉今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为负增长7%。年均高达100%的通胀率和严重的生活必需品短缺也导致治安情况进一步恶化。当天的选举结果也反映出民众对目前生活状况的强烈不满。

在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等原左翼执政国家普遍面临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中右翼阵营在总统选举的获胜,所引发的连锁效应可能改变拉美的政治版图。

但好景不长,由于罗塞夫当局的左翼政策无法阻止巴西连年的经济衰退,罗塞夫总统于2016年被巴西议会弹劾,到2018年10月,代表右翼政党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成功当选巴西新一任总统。而他本人因为观点“神似”特朗普,也被称为“南美特朗普”或“热带特朗普”。

  以查韦斯在委内瑞拉掌权为契机,左翼政权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自2000年前后开始扩大。2002年卢拉当选巴西总统,随后阿根廷的基什内尔政权上台。他们批评保守势力和传统政党在消除贫困、缩小贫富差距方面无所作为,并借此坐稳政权。

华尔街见闻此前在多篇文章中介绍过目前巴西、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的困境。拉美国家普遍依赖初级产品出口,委内瑞拉的石油、巴西的铁矿石、阿根廷的大豆、智利的铜,都是本国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受累于中国经济持续下行,大宗商品价格巨幅重挫,美联储加息在即等因素,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纷纷陷入经济下滑、货币贬值、资本外流、通胀高企的困境,社会不满情绪上升。

这位保守派新总统,在外交上积极向美国靠拢,上台后频频向特朗普示好。尤其在今年1月委内瑞拉国民议会议长瓜伊多自封总统后,博索纳罗当局领导下的巴西是少数承认瓜伊多总统地位的拉美国家之一,这自然招致委内瑞拉马杜罗当局的强烈不满,马杜罗甚至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将博索纳罗称为“现代希特勒”。

  拉美国家大都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粮食作物,受惠于中国等国的经济发展也实现了自身的增长。左翼政权通过优待低收入群体的福祉政策分配经济增长的成果,稳固统治基础。

最新数据显示,巴西第三季度GDP环比萎缩1.7%,同比萎缩4.5%,1996年来首次出现连续三个季度GDP萎缩。巴西财政预算赤字飙升至GDP的逾9%,为20年来最高。巴西雷亚尔兑美元年内累计贬值46%。委内瑞拉货币自马杜罗执政以来贬值97%,通胀达124%。

在美国方面开始通过委陆地邻国强行要向委运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后,巴西方面也是积极配合,直接导致委内瑞拉方面于本月21日宣布关闭与巴西边境,两国关系遂降至历史冰点。

  但是促进企业活动的法制和基础设施建设速度缓慢。在全球性经济减速导致资源价格下跌后,拉美各国的经济形势也迅速恶化。迄今为止一直获得恩惠的低收入群体最先受到冲击,最终导致这一阶层与政府的背离。

打出“变革”、“重振经济”、“改善福利”口号的中右翼候选人获得了选民的青睐,拉美选民们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渴望,改善经济和生活。

那么在本周美国方面以委内瑞拉阻止救援物资入境为由威胁要对委采取军事行动时,巴西方面为什么突然又拒绝跟随了呢?

  今年7月,作为拉美左翼政权精神领袖的古巴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这一事件也对域内众多左翼政权造成冲击。

图片 2

  巴西的左翼执政也正在走向终结。面对经济衰退和贪腐嫌疑,巴西国会已经启动了对罗塞夫总统的弹劾程序。由于执政党在参议院席位目前仍超过半数,现阶段弹劾案通过的可能性还很低,但政权基础已经愈发弱化。

边境上与军警冲突的委民众

  一直以来拉美的左翼政权在资金层面形成了对中国的依赖,其中以出口石油换取中国巨额融资的委内瑞拉就是典型代表。阿根廷和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得到了中国的援助。

对于拉美国家而言,社会经济问题一向是决定选民投票给谁的第一要素,而要发展经济就不可避免的与美国这个全球头号资本主义强国交好,这与拉美地区传统的反美民族主义情绪就产生的了矛盾,于是“与美国交好发展经济”和“反对美国打着经济旗号干涉本国事务”就成了拉美社会的主流政治矛盾。

  一位与阿根廷当选总统马克里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一旦右翼政权上台,势必将与中俄保持距离,转而寻求修复与欧美的关系。预计美中在拉美舞台上的竞争也将越来越多。

以巴西为例,上世纪90年代末的经济危机导致巴西经济增速在进入新世纪后持续放缓,由此导致巴西民众厌恶美国的经济侵略,选举反美的左翼罗塞夫上台。但左翼一贯反对自由经济主义的政策又导致巴西经济衰退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还有加速之势。到罗塞夫被弹劾的2016年,巴西GDP下跌了3.6%,这是继2015年GDP下滑3.8%之后,巴西经济连续第二年出现衰退,经济持续低迷、社会治理出现危机、腐败横生,严重激化了人们对左派执政的不满。

此时支持自由经济主义而又激进的博索纳罗在竞选期间趁机提出了刺激经济、推行税制改革、打击犯罪、清除腐败等一系列竞选主张,并自诩为反犯罪的“铁拳十字军战士”,吸引了大批巴西民众的支持,最终成功上台。

图片 3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

而既然要发展经济,那么与美国交好就成了博索纳罗上台后必须要做的事,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博索纳罗宁可冒着得罪邻国委内瑞拉的风险也要积极配合美国了。

​​当与委内瑞拉的争执只限于边境运送救援物资这种小事时,博索纳罗大可言辞激烈的跟随美国;但一旦冲突升级到要开放领土让美军进入巴西,开始触及到主权尊严这种底线问题时,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开始触发反美情绪,此时见好就收,拒绝配合美国的军事行动就成了博索纳罗最聪明的选择。

可以看出,在如何保持“亲近美国发展经济”和“与美国保持距离照顾民众反美情绪”这一矛盾的平衡上,激进的博索纳罗其实非常冷静。毕竟讨好美国的目的只是为之后与美国的贸易谈判积累筹码,为在双边贸易中为巴西争取更好的地位,而绝不是真的要让巴西当美国的小弟。

巴西方面的拒绝配合显然会增大美国军事打击委内瑞拉的难度,但美国方面也不可能因此与巴西交恶,毕竟巴西是拉美第一大国,简简单单就与巴西对着干,是对美国的拉美政策不利的,这也是巴西方面敢于跟美国唱反调的原因之一。这种“跟随美国”与“反对美国”之间的来回摇摆,也将是巴西和很多拉美国家今后对美政策中最鲜明的一个特征。

而对于正在被美国当出头鸟打的委内瑞拉而言,邻国巴西的这种聪明做法,或许也更有借鉴意义。

图片 4

马杜罗与瓜伊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澳门官网4166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