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家用电器力网,孙宏斌(Sun Hongbin)的新乐视面临老难题

今日凌晨,乐视网披露了2017年年报,乐视网2017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营收为70.25亿元,同比下降68%;净利为亏损138.78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5.55亿元。同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对乐视网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在这份乐视网的年报中,乐视网披露了贾跃亭未履行承诺的细节。
在2014年末和2015年,贾跃亭曾承诺累计借款不少于57亿元。然而截至目前,贾跃亭对乐视网的实际借款为0。不过,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贾跃亭不仅未向乐视网借款,他对乐视网的关联欠款高达72.8亿元。
年报显示,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2.8亿元,占资产总额比重为40.69%。
乐视网表示,较高的应收账款余额导致公司流动资金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短缺,对公司业务经营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从乐视网新披露的半年报看,“新乐视”仍有不少风险和问题需要面对。8月28日晚间,乐视网2017年半年度报告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总收入55亿元,同比减少44.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37亿元,同比减少323.91%。这是乐视网自上市以来第一次交出亏损财报
“烧钱不可怕,可怕的是烧到后面什么都没有。”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对记者指出,乐视之前的“兴”和现在的“衰”均源自其所谓独创的乐视生态模式的故事。只不过故事讲到现在,严酷的事实让这个故事看上去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五项主营业务收入均下降
对于业绩亏损原因,乐视网称,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报告期内,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当期的版权摊销、CDN以及人力成本等营业成本并未下降,但由于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粘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同时,乐视网称,为了坚持精品内容的独播策略,公司在二季度基本未对外进行版权分销业务,导致版权分销收入同期也大幅下滑。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4亿元(已经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5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201.9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8030.7万元,贷款损失准备42.5万元。
记者梳理发现,分业务看,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的八项主营业务中,只有版权业务、技术服务、“其他业务”三项业务的收入实现同比增长,增幅分别为84.05%、178.71%、12.36%。但这三项业务各自所占营收比重均不算多,最高为10.75%,最少仅有0.83%。
其余五项主营业务的收入,则同比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其中,所占营收比重排名前三的终端业务、会员及发行业务、付费业务的收入同比分别下降54%、31.44%、34.09%。
归还贾跃亭和贾跃芳的全部借款
这是乐视网在经历管理层的巨大变动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在半年报中,乐视网称公司面临的风险共计九项包括:公司盈利能力波动的风险、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公司现金流紧张的风险、潜在诉讼带来的风险、并购重组整合风险、对于互联网视频内容监管的政策风险、应收款项回收风险、资产负债率较高风险以及无形资产减值风险。
记者留意到,2017半年报的应付关联方债务一栏显示,在乐视网资金状况紧张的当下,乐视网偿还了贾跃亭260万元和其姐姐贾跃芳4.3亿元的借款。乐视网还款后,贾跃亭和贾跃芳对乐视网的承诺借款全部收回。
根据乐视网披露的信息,贾跃亭在2015年5月出具股份减持计划,称将减持自己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将其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借款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承诺时间为2015年10月30日。而贾跃芳则在2014年12月11日和2015年2月2日两次做出承诺,向公司借款1.78亿元和15亿元,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也就是说,乐视网此次是在承诺借款尚未到期的情况下,将剩余的借款全部归还。贾跃亭此前还承诺,已经减持所得资金将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上市公司进行还款后,还款所得资金将自收到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
解决关联交易
乐视网向来被诟病颇多的是对乐视系庞大和复杂的关联交易问题。
半年报显示,乐视网应收账款达95.42亿元,占总资产比例26.70%;其中,来自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为52.41亿元,占总应收账款的比例为51.85%。而在2016年年报中,来自乐视网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达38.02亿元,是同期应收账款总额的43.77%。
乐视网称,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较2016年12月31日增加143897.87万元,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现有业务正常开展中涉及部分关联交易;原有业务与结算延续导致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发生;同时公司在报告期内对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切割,导致新增部分一次性关联交易。
乐视网称已与主要欠款方达成还款计划。根据还款计划的约定,前述应收账款将分阶段还款,并最终定于2017年年末全部收回。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将督促相关主体按照双方约定付款进度付款。但截至目前,主要欠款方资金情况持续紧张,未严格执行还款计划。
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正在与关联方之间积极寻找解决方式,且不排除将后者的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中,作价抵债。
“从目前的情况看,贾跃亭很多战略和执行都没有明确目的和规划。”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贾跃亭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甚至不算是好的战略家。

8月28日,乐视网披露了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今年1-6月,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55.8亿元,净利润亏损6.37亿元。这一业绩,相比去年同期大滑坡。2016年上半年,乐视网实现营收100.63亿元,净利润2.84亿元。
这也是孙宏斌入股乐视网后,乐视网交出的首份成绩单。今年1月,融创斥资15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等乐视系公司,并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陆续向上述3家企业派驻管理人员。此后的5月、7月,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先后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职务,融创中国创始人孙宏斌接任乐视网董事长,改组乐视网董事会。
孙宏斌入主乐视网后,对乐视的管理层进行了大量调整,并与贾跃亭旗下的乐视系非上市体系切割。在半年报中,乐视网也称其为“新乐视”,在报告期内与乐视非上市体系进行了切割。
在贾跃亭的掌舵下,乐视拥有视频、地产、电视、手机、汽车、体育、影业、金融等多个跨界子生态。在半年报中,乐视网称新乐视的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
但新乐视仍面临老问题,半年报显示,乐视网被诟病的关联交易仍居高不下,合计超过50亿元,关联交易导致的应收账款高企,直接影响了乐视网的流动资金。
另一方面,被新乐视委以重任的智能电视业务,表现不尽如人意。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终端业务收入金额为23.6亿元,较去年同期降低54%;主营超级电视的乐视致新营业收入为46.5亿元,净亏损了2.8亿元。
乐视致新的商品还出现积压。截至今年6月底,其存货金额达14.4亿元。乐视网称,存货余额较2016年末增加52.32%,主要是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本期新增库存商品所致。
二季度营收不足15亿,净利润亏损7.62亿
在披露半年报的同时,乐视还发布一则会计差错更正公告,称因为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报告中合并范围内业务结算抵消不完整,将今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由49.22亿元调整为41.32亿元,营业成本由35.81亿调整为32.50亿,销售费用由8.30亿调整为3.71亿。
一券商机构从事IPO工作的人士解释,业务抵消不完整更多是因为内部关联交易。“比如母公司向子公司采购了商品,从两家企业角度看,都可以算入营收业绩中,但合并报表后,作为一个整体,等于是左手倒右手,整体并没有影响。”
乐视网称,上述更正事项对已披露今年第一季度净资产、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稀释每股收益及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无影响。
根据此前披露的乐视网一季度业绩,1-3月,乐视网实现净利润1.25亿元。半年报业绩数据显示,乐视网今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55.8亿元,净利润亏损6.37亿元。这也意味着今年二季度,乐视网仅实现营收14.48亿元,净利润则大幅亏损7.62亿元。而在2016年二季度,乐视网营收54.29亿元,净利润1.7亿元。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滑,乐视网在年报中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黏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的广告业务收入4.06亿元,同比下滑73.94%;终端业务上半年营收23.61亿元,营收腰斩;会员及发行业务上半年营收21.32亿元,同比下滑超过3成。
但上述券商人士认为,乐视网今年二季度营收差别如此之大,或还与其关联交易有关。“乐视网今年前三个月收入超过40多个亿,与去年同期相当,但今年二季度的营收却比同期大幅下滑。很可能是关联交易形成的大量应收账款提前确认了收入,但实际并没有收到钱,而到了今年二季度,收入都被提前确认了,导致收入大幅下滑。”
金沙易记域名4166注册,“切割”不易,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超50亿
关联交易是乐视被外界诟病的主要问题之一,处理贾跃亭时代的复杂关联交易,被认为是孙宏斌入主后上市和非上市体系的切割。7月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表示,资金不是问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
半年报显示,今年1-6月乐视网向贾跃亭控制的企业采购商品、劳务大幅减少,总金额为7.5亿元。如负责乐视手机业务的乐视移动智能,今年上半年,乐视网对乐视手机的关联交易为4587万元,而上期发生额为7.79亿元。
但乐视网对关联方销售商品的关联交易仍居高不下。上半年,乐视网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企业销售金额仍高达43.57亿元。在2016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金额总计128.68亿元。2017年,乐视网预计向关联方销售金额将不超过150亿元。
大量的关联交易,导致乐视网的关联方应收账款居高不下,面临坏账风险。截至今年6月30日,乐视网的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52.41亿元,较2016年年底增加了14.39亿元。
对于如何解决关联方应收账款,乐视网称公司已与主要欠款方达成还款计划,定于2017年年末全部收回。但截至目前,主要欠款方资金情况持续紧张,未严格执行还款计划。
另一个解决办法,是变卖资产。乐视网称,非上市公司通过变卖部分资产、积极引入新的投资者等方式筹措的资金也将成为公司应收账款还款的重要保障。
此外,将关联方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以其作价抵债也在考虑范围之内。半年报中披露,目前上市公司正在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100%股权事宜,乐视投资旗下拥有乐视金融类业务资产。
乐视网表示,关联方资金紧张的风波,使得公司关联方应收账款增加,回款不能及时完成,对公司现金流入带来负面影响,公司现金流紧张将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截至6月底,乐视网拥有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29.8亿元,但银行存款余额中冻结款项2907万元,TCL多媒体控股股权并购项目保证金21.51亿元。这意味着乐视网能够动用的现金仅8亿元左右。
承诺不算数,贾跃亭姐弟提前收回借款
在乐视网现金流如此紧张下,贾跃亭仍然选择从乐视网抽离资金。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乐视网偿还了贾跃亭和姐姐贾跃芳260万元和4.3亿元的借款。
2015年贾跃亭出具股份减持计划,曾表示将减持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套现的资金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承诺时间为2015年10月30日。
而贾跃芳则在2014年12月、2015年2月两次做出承诺,向公司借款1.78亿元和15亿元,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据统计,贾跃亭、贾跃芳套现时承诺借给乐视网的无息借款总计74亿,但最高峰时贾氏姐弟借给乐视网不超过30亿。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归还了贾跃亭和贾跃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的借款。此次还款后,贾跃亭和贾跃芳对乐视网的承诺借款全部收回。
而贾跃亭还面临失去乐视网控制权的风险。半年报中乐视网称,贾跃亭持有公司股票100%被全部冻结,并且所持有公司股票质押率近100%。若贾跃亭无法偿还前述冻结和质押所涉及的债务本金和利息,则前述冻结股权存在部分被强制执行的风险,从而带来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孙宏斌能算清贾跃亭留下的账吗?
今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取代他的是此前负责乐视致新、超级电视业务的梁军。梁军要将乐视引向一个“新乐视”时代。乐视以往庞大的生态体系正在进行切割,而留给新乐视的一个难题是,如何面对贾跃亭时代留下的积累与包袱。
8月29日,与乐视网半年报一同发出的,还有一则会计差错,更正公告指出乐视网一季度合并范围内业务结算抵消不完整,将追溯调整2017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
去年11月,贾跃亭发表内部信坦承乐视资金链紧张,今年1月孙宏斌携融创中国战略投资乐视网。随后,乐视的非上市公司业务面临调整。4月10日,乐视网公布一季度业绩预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亿元。4月27日,乐视网公布一季度财报。
时隔4个月,乐视网对财报做了更正。一位财务人士称,乐视网涉及很多关联交易,业务统计存在混乱的状态,很可能是合并报表时出现的问题。乐视网也需要解释是否存在美化财报的问题。
此前孙宏斌在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提到乐视网的财务问题时说,“上半年亏了6个亿,有人问亏了那么点儿吗,我都不知道。”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
梁军表示今后要发力的四个方面,包括在终端保持领先优势,实现内容变现,形成乐视生态闭环,组织变革和效率提升。而孙宏斌可以凭借人脉为乐视找钱,但前提是要理清乐视内部、外部的财务问题,新乐视才能真正扬帆远航。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易记域名4166注册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