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Ren Zhengfei卡塔尔早就看透了以下这几个,One plus不上市是因费用市镇太

铝道网】华为总裁任正非日前表示,由于不愿公司变得短视近利,所以他不会让华为上市,此外,华为也打算扩大在欧洲的投资,但美国市场则需要很长时间去攻破。
任正非2日罕见地在伦敦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他个人风格不喜欢与媒体接触,所以让华为带有神秘的形象,进而被外国渲染为有安全疑虑的公司。
在谈到公司股权结构时,任正非表示无意让公司上市,理由是投资人很贪婪,会希望榨干公司的一点一滴,这会让华为成为一家短视近利的公司,相比之下,华为特有的员工持股结构,是他们可以在电信设备业追上若干竞争对手的理由之一。
回应上市问题
作为球第二大通讯设备制造商,由于情报机构和政治方面的安全考虑,华为被世界较大的通讯市场美国拒之门外。美方称,之所以禁止网络服务使用华为制造的设备,出于两个理由:一是任正非早期的军方背景,二是华为与中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此,部分人建议华为在美上市,将该公司的一些股权赋予西方人,从而建立后者的信任。
不过,在任正非看来,西方市场资本的“贪婪”本质会损害华为的长期发展。“传统经济学中的大量理论宣称,股东拥有长远视野,他们不会追求短期利益,并且会在未来做出十分合理、有据可循的投资。但是事实上,股东是‘贪婪的’,他们希望尽早榨干公司的每一滴利润。”
“华为的员工也是公司的所有者,因此他们往往会着眼长远,不会急于套现。公司的拥有者并不贪婪,因此华为也能留在所享受的位置。但是,我不可能永远活着,也许有一天华为人也会变得贪婪。”任正非表示。
华为在2009年财报中首次披露股权结构——当年任正非持股1.4%。华为控股是100%由员工持有的私营企业,目前这一股权结构并未发生变化。
拟加大欧洲投资
虽然华为在美国及欧洲频频遭到倾销以及接受政府补贴等指控,但任正非认为,美国将来也会对华为打开大门,但这需要很长时间。“我认为,想要让美国承认华为是一家‘诚实’,且拥有正面形象的公司,还得等10~20年时间,我们可能才有机会。”
虽然美国市场受挫,但对于欧洲市场,任正非显得较有信心,他表示未来几年希望人们能把华为视为一家欧洲公司,为了证明,华为会加强在欧洲的研发投资,并且在2014年将员工奖励划扩大至所有非中国籍的核心员工,希望吸引更多的人才为华为效力。
此前,华为曾宣布对欧洲20亿美元的投入,用于在欧洲本地采购和研发中心建设,华为目前在整个欧洲拥有超过7000名员工。
根据任正非的预测,未来四年时间里华为的年度营收可能将翻上一番,达到700亿美元到800亿美元。但他表示,短期内华为不会为了增强智能设备或电信设备业务而进行任何并购交易。

5月3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华为CEO任正非周五表示,华为计划增加在欧洲地区的投资和招聘,以此来改变外界对这家公司的“不良”印象。此外,他表示,他个人不愿让华为在未来几年上市。

图片 1

作者:匿名1889次浏览

任正非在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表示,华为目前正在加大投资和开放力度,旨在获取国外客户和政府部门的信任。此前,华为一直都遭到美国政府的“排斥”。任正非表示,他在媒体面前为人低调,结果让外界给华为贴上了“神秘公司”的标签。

第二节 “不上市,就可能称霸世界!”

他表示:“未来几年,我们希望人们能把华为视为一家欧洲公司。为此,华为在今年将增加在欧洲地区的研发投入,并扩展对非中国国籍员工的激励计划,从而吸引和挽留尖端人才。”

到纳斯达克敲钟,是很多企业家梦寐以求的目标,他们将上市视为企业成功的标志,甚至看作是最终目的。然而,任正非却是一个异类——华为这艘在商业世界里一往无前的巨轮竟然始终与资本陌路。

任正非表示,过去几年,华为也遭到了欧洲监管部门的审查,因为华为在欧洲市场的增长伤及到了竞争对手,其中就包括瑞典的爱立信和法国的阿尔卡特。

有这样一个传闻: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几年前曾经带领着自己的得力部下访问华为总部,希望能与任正非见一面。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任正非从始至终也没有出现。斯蒂芬·罗奇非常惊讶:自己带的团队管理着超过3万亿美元的资本,无数企业家趋之若鹜,而任正非竟然视而不见,甚至避之唯恐不及!

同样在美国,自2012年美国国会报告宣传华为设备存在安全问题以来,华为就被排挤到美国市场大门之外。

对资本说“不”的华为在排队上市的公司中显得如此特立独行,但华为的成长速度却令无数上市公司汗颜。2006年,华为全年销售收入为656亿元人民币,刚刚进入欧洲、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2015年,华为销售收入3950亿元人民币,净利润369亿元人民币。其销售收入比十年前翻了足足六番,在A股上市公司中有几家公司能创造出如此傲人的业绩?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nfonetics提供的数据,去年,华为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占据了22%的移动网络基础设施市场,而2010年,这一数字为12%。但相反,华为在美国仅拥有2.8%的市场份额,因此这就迫使华为撤离在美国市场的投资。

如此迅猛的成长速度,足以让华为高管放出豪言“一千年也不上市”。当然,向来低调的任正非对这一数字做出了更正,他说:“五六十年内也许不会吧。”

任正非在1987年创建华为公司,此前曾当过兵。但是,华为否认公司受到过中国政府和军方的“关照”。

华为为什么坚持不上市?

华为反击外界质疑的有利武器就是增加在研发领域的投资,通过改进产品来提高价格。任正非表示,华为产品在欧洲的地区的售价已经创新高。他表示,该公司将继续增加研发投入。去年,华为公司的研发支出达到了50亿美元。按照2013年平均汇率计算,爱立信的研发投入为49亿美元。

2014年,任正非对记者说过这样的话:“资本市场都是贪婪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上市成就了华为的成功。……我们都听过传统经济学中的大量理论,这些理论都宣称股东具备长远视野,他们不会追求短期利益,并且会在未来做出十分合理、有据可循的投资。但事实上,股东总是很贪婪,他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榨干一家公司的每一滴利润,而拥有这家公司的人则不会那么贪婪。我们之所以能超越同业竞争对手,原因之一就是没有上市。”

不过,任正非表示,他不想在未来几年让华为上市。“上市股东会迫使华为将目标放在短期利益上,而非长远研发上。”他表示。华为目前内部形成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持股结构,公司股权由华为中国员工持有,其中包括了任正非。

2016年5月9日任正非极其罕见地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在被问及华为不上市的原因时,任正非说:“因为我们把利益看得不重,就是为理想和目标而奋斗。守住‘上甘岭’是很难的,还有好多牺牲。如果上市,股东们看着股市那儿可以赚几十亿元、几百亿元,逼我们横向发展,我们就攻不进‘无人区’了。”

任正非目前的持股比例约为1.4%,但他拥有重大决策否决权。“股东都是贪婪的,他们希望竟可能榨干公司每一滴血。”任正非。

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一次俱乐部午餐会上,任正非也曾就这个问题做出了回答。当时参加这次俱乐部午餐会的有十多位美国商界大佬,其中包括AIG前董事长格林伯格、美国私募基金AEA公司董事长文森特·梅等。席间当有人问到这个问题时,任正非答道:“科技企业是靠人才推动的,公司过早上市,就会有一批人变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他们的工作激情就会衰退,这对华为不是好事,对员工本人也不见得是好事,华为会因此而增长缓慢,甚至队伍涣散;员工年纪轻轻太有钱了,会变得懒惰,对他们个人的成长也不会有利。”

任正非表示,华为员工集体持股结构也是华为能够追上和赶超行业竞争对手的部分原因。

“高层要有使命感,中层要有危机感,基层要有饥饿感”,这是华为一直以来大力倡导的企业文化。在任正非看来,华为的高层干部薪水相对要高,每年分红也要多一些,财富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只是一个符号,但在华为这批人是少数,他们不能以物质利益为驱动力,而必须有强烈的事业心、使命感,这是一群已经完成了物质的“原始积累”的精英团队,推动他们每天不懈奋斗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源自本能的对事业的热爱和激情,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尽管任正非加大了华为开放力度,但他估计美国不会在短期内向华为敞开大门。“我认为,想要让美国承认华为是一家‘诚实’,且拥有正面形象的公司,还得等10-20年时间,那会我们可能才有机会。”任正非表示。

但那些从基层一路打拼出来的中层干部却与他们完全不同,多年来他们一直保持奋斗本色,也往往能够得到破格提升。激励他们不断向前的动力是危机感,居安思危,方能砥砺前行。

但对绝大多数员工来说,对奖金的渴望、对股票的渴望、对晋级的渴望、对成功的渴望等,才是激励他们努力工作、不断奋斗的最原始动机,华为团队中每个个体的“狼性”精神也正来源于此,他们是华为的最核心力量。

为了吸引、留住和巩固核心力量,华为在艰苦创业的早期,就在员工内部推行“工者有其股”,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并不值钱的华为股票,现在已经成为员工最看重的资产之一。如果华为上市,百万、千万乃至亿万富翁将不胜枚举。

而这更是任正非最担忧的事情:“我们曾经是靠艰苦奋斗、技术创新而生存下来的公司,其实技术创新就没有止境?摩尔定律就永远正确?靠一招鲜就能吃遍天?我认为当有线、无线的宽带接入,达到一定的带宽,并覆盖到一定程度后,网络技术创新这套马车,就会慢下来。这个时候,有很大的市场覆盖,有优良的管理,能够提供低成本、优质服务的公司才能生存下来。华为就是要赶在死亡之前,达到这样的规模水平,并在这十年中,努力变革自己,谦逊地向西方公司学习管理,提高效率,并制定优异的人力资源机制,促使员工不断地奋斗,才可能活下来……”

任正非道出了全球IT行业最残酷的定律:与其他任何产业相比较,这一行业过去与未来所展示的是一场死亡竞赛,大家都在拼命地追赶,但赢者一定是死得最晚的那一个。怎样才能避免早死?唯有奋斗。怎样才能激发奋斗者?要靠合理、优异的人力资源机制。任正非有句口头禅是“小富快跑,暴富跌倒”。他认为不管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很多同行业公司,上市前生气勃勃,上市后不到两年,公司就开始动荡,“暴富”起来的个人要不变得不求进取,要不被竞争对手挖角,更严重的是卖掉股票后,从公司挖一批人才,自立山头,成为公司的竞争者,甚至成为可怕的敌对者。

到那时,华为历经多年积累形成的企业文化很有可能灰飞烟灭,没有了“魂”的华为,在竞争愈发白热化的市场中是否会被淘汰?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

任正非不希望华为在短暂辉煌之后走进历史的坟墓,他的目标是做一家百年企业。当他拒绝资本市场抛来的橄榄枝时,或许已经为华为奠定了“称霸世界”的基石。他从不后悔,勇敢者、胜利者不断丢掉的,只是枷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金沙澳门官网4166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